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罗马书第五章

 

逐节详解

 

【罗五1「我们既因信称义,就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

  〔文意注解〕「我们既因信称义,」『既』字说出本段经文所描述的种种好处,都是在我们因信称义之后,才借着主耶稣基督的所是和所作而得的。我们的『信心』,不但使我们得以称义,而且还使我们能得着神在基督里所要赏给我们的各种属灵福气(参弗一3)

     「就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藉』字原文另译『因、靠、从、经由』,本章至少用过十六、七次;它表明主自己和祂所作的功绩,乃是我们得着种种好处的凭借与管道。

     「得与神相和原来我们因着罪,和神出了事,关系恶劣,既不能相和,也无法相安。『与神相和』原文是『与神相安』,这主要是指客观的事实,而不是指主观的感觉;即由原来神人互相敌对的状态中,被带入神人彼此相安的关系中。当然,这种客观地位的转变,也给我们带来主观感觉的改变――即心灵有平安;从此,不只人向着神能坦然无惧(来四16;十19),满有平安,并且神向着人也能悦纳、施恩。

  〔话中之光〕()信,就是相信主是神的儿子,也信祂为我们所作的;人是借着信主,接受祂并祂为我们所作的,才能有分于祂和祂的救恩。

     ()耶稣基督是神与人之间的斡旋者,若非借着祂,神不能悦纳人,人也不能亲近神;然而因着祂,神就不再定罪、厌弃我们,我们也得与神相和、相安。

     ()事实上,基督不仅给我们信徒带来平安,祂自己就是我们的平安(弗二14)

 

【罗五2「我们又借着祂,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

  〔原文字义〕「欢欢喜喜」欢欣,雀悦,夸耀,庆祝得胜。

  〔文意注解〕「我们又借着祂,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进入』原文用于导引一个人觐见君王,或领航一只船停泊港口;这里的意思是说,恩典乃是一个特殊的领域,需要特别的引领才得进去。而我们能被引进此恩典的领域中,一面是『借着祂』,另一面是『因信』;前者是指主的功绩和成就,后者是指人的配合和责任。我们得以进入恩典的领域中,乃是神人同工的结果。

        我们得以『进入』,是一个既成的事实,但我们仍须继续的『站』稳,否则,会有可能从恩典中坠落下去(加五4)

     「并且欢欢喜喜盼望神的荣耀『欢欢喜喜』原文是指一种从内心涌溢而表于嘴唇的喜乐,有欢呼、夸耀之意;『盼望』是指满有把握地期待着一件尚未完全实现的事;『神的荣耀』一面指信徒将来所要进入的荣耀境地(来二10),一面指信徒充分被神变化之后所要显现出来的荣耀情景(罗八18;约壹三2)。我们因信称义的另一个所得,是被带进一个崭新的地位中;在这地位上,不再心存畏惧,反而能尽情地享受神的恩典,对于前途有无限的把握。

  〔话中之光〕()『因信』与『借着祂』表明神和人之间的合作――『因信』说出人的责任,『借着祂』说出神的工作――倘若人不尽责,就不能期望神无端地作工。

     ()进入』是入门,是开端;『站』则是持守,是继续。我们不但因信进入神国的门,也因信继续站在恩典中。

     ()基督是我们信徒的新地位,基督也是我们的恩典;我们是『在基督里』得以进入并站在恩典中,享受神一切的恩典。

     ()基督的死,引领我们得以进入神的恩典中;基督的生,持守我们得以站稳在神的恩典中。

     ()我们的人生,原来因为远离神,而活在风浪四作、无助又无望的情景中,如今因着耶稣基督,我们能进到万王之王的面前,也能进入神恩典的避难所。

     ()神的恩典是『现在』的;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后六2)

     ()恩典叫我们脱离了悲哀无望,而成为又欢喜又有盼望的人,等候得着神的荣耀。这就是说,恩典不只把我们这悲哀无望的人,作成了欢喜有盼望的人,并且还要把我们作到神的荣耀里,使我们成为一个荣耀的人。

     ()我们信徒的盼望不是别的,乃是被模成神儿子的模样(参罗八29~30),也就是达到基督丰满长成的身量(参弗四13)。我们若真看见这盼望是多么的荣耀,就真的会忍不住地『夸耀』(『欢欢喜喜』的原文)起来。

     ()基督徒对于未来没有理由感到忧虑,却有充分的理由可以感到喜乐;因为我们的盼望就是基督自己(提前一1),祂是我们的保证,祂必要带领我们达到神的荣耀。

     ()和平(1)与喜乐(本节)是福音所带来的双胞胎(双重)祝福;曾有一位传道人说:『和平是喜乐在安息;喜乐是和平在跳舞。』

     (十一)平安(1)是我们所该走的路;恩典是我们所该站的地位。

 

【罗五3「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

  〔原文字义〕「患难」压力,压迫;「生」产生效果,作成,致使。

  〔背景注解〕『患难』一词原用于压榨橄榄以取得橄榄油,或压榨葡萄以取得葡萄汁或葡萄酒。

  〔文意注解〕「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患难』意指生存在这世上所必遭遇的各式各样的苦难(约十六33;林后一4);『欢欢喜喜』原文与第二节的『欢欢喜喜』同一个字(参二节注解)。我们因信称义之后,肉身仍活在这个世界,仍免不了要遭遇种种的患难,但与从前所不同的是,我们在患难中不但能消极地忍受,而且还能欢欣、雀跃,甚至将这喜乐溢于言辞。从表面看,信徒得救以后的人生境遇,似乎与得救之前并无不同(有时或更乖舛不顺),但是里面的心境却与从前迥异,不只在主里面有平安(约十六33),而且还能有满足的快乐(林后八2)

     「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信徒在患难中仍有喜乐,是因为『知道』我们的患难并不是白受的,它乃是神恩典的化身,是要叫我们得益处(来十二10~11;罗八28),使我们达到完全的地步。『忍耐』原文的意思并不是消极的耐心忍受,而是积极的胜过环境考验的毅力;这种坚忍的毅力,是人经历患难受苦,逐步被陶铸成功的。

  〔话中之光〕()患难和受苦是基督徒正常的经历,因为『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徒十四22)

     ()患难不仅只是信徒不可避免的命运,更是真信仰的特色,成为一种记号,表明神算那些忍受患难的人配得祂的国(参帖后一5)

     ()我们如果充分明了将来所要得的是何等的荣耀,就必能『在患难中也是夸耀的』(原文),因为『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四16~17)

     ()人拒绝十字架,就是拒绝得胜。人若一直躲避难处,一直用人的智慧逃避对付,在他的生命中就会失掉许多东西(太十39)。我们要看定了,十字架是我们的道路,十字架也是我们的冠冕(加六14)。今天我们跟从主必须『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主曾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路九20)

     ()当我们遭遇患难的时候,要紧的不是巴望着难处早日消散,而是把握良机,学习所该学取的功课。黎德(Lord Reith)说,『我并不喜欢危机,不过我喜欢在危机中提供的机会。』患难提供给我们受造就的机会。

     ()在患难中能欢欢喜喜地去经历的人不多。我们往往过分注意这些难处,忘却了那准许它们进入我们经验中的神。我们不要被患难压倒;相反的,我们可以喜乐地把这些看为操练属灵生命成长的机会(雅一2~4)

     ()我们也必须有这个属灵的知识:『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只有知道这个,才得了属灵长进的窍,他才会开开属灵丰富的库门,支取其中所有的。

     ()真正经过患难所产生的忍耐,乃是面对极大的障碍和极强的反对下,仍有余力继续不断地坚持向前。

 

【罗五4「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

  〔文意注解〕「忍耐生老练,」『老练』原文字用于金属经过提炼后毫无杂质的状况,故此处指人经过神炼净后所产生的纯洁、美好、坚强等成熟的品格。

     「老练生盼望这里的『盼望』原文和第二节的『盼望』同一个字(参二节注释);信徒经历患难最终所产生的盼望,不是虚无缥缈的幻想,而是有可靠的确据的,这个确据就是浇灌在我们心里的神的爱(5)

  〔话中之光〕()患难能纯净神儿女里面的杂质,使我们的属灵质量得着净化。

     ()患难会使经历的人磨练出可敬的德行,就是忍耐与老练(3~4),这些德行与信徒的信心衔接之下,盼望就更升高了。

     ()信徒的『盼望』有两个层次:起先是初蒙恩时所得的盼望(2),其次是经历苦难后所产生的盼望(本节),两者在本质上虽同,但在程度上却不同。

     ()信徒的荣耀的盼望,在经历了患难、坚忍和炼过的品格之后,自然得着增加和加强。

    

【罗五5「盼望不至于羞耻,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

  〔原文字义〕「浇灌」倒出来(pour out),倾倒。

  〔文意注解〕「盼望不至于羞耻,」『羞耻』意指因盼望落空而蒙羞。信徒的『盼望』不是一种毫无根据的乐观,乃是我们经历神而得的一种确信;我们在患难中所经历神的爱,成为我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彼前三15),使我们确知凡信靠祂的人,必不至于羞愧(罗九33;十11;彼前二6)

     「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信徒既因信称义,就领受圣灵作我们得基业的凭据(弗一13~14)。这圣灵不只引导我们进入一切属灵的实际(约十六13原文),使我们豫尝神的丰富(林后一22;五5),并且也将神的爱倾倒出来(『浇灌』之原文直译),使之满溢在我们的心里。『浇灌』在原文是完成式动词,表示由过去发生的动作所造成目前的状态。

     本节的意思是说,内住的圣灵叫我们的心能充分领悟、明白神对我们的爱(弗三16~19),因此确信我们的盼望绝不至于羞耻。

  〔话中之光〕()在基督里,神的爱已经斟满杯子,以至溢了出来,并且浇灌在我们的身上。它已经从神的心倾倒出来,并要流进我们的心。

     ()我们所尝神的爱不是一点点而已,乃是『浇灌』在我们心里;它有如一股水流,不断地注入、扩大并洋溢,直到完全充满。

     ()浇灌乃是为着生长的(参林前四6)。经历告诉我们,我们实在是天天在神柔爱的浇灌和培育之下,逐渐长大;犹如儿女在父母慈爱的浇灌下,逐渐成长一样。

     ()神的爱越多浇灌而充满在我们的里面,我们就越能应付所面临的苦难,并且对前途越有把握的盼望。

     ()神的灵和圣灵,乃是我们的保证;神爱的美意,神灵的大能,必能把我们作到丰满的地步,实现那荣耀的盼望。

     ()若没有圣灵的工作,人也可以讲基督的十字架,但心却是冰冷的。

     ()如果一个人的希望是在神里,它永不会令人失望。如果一个人的希望是在神的爱里,它永远不会变成泡影,因为神以永琲爱,爱我们,这爱有永琲滲鄐O做它的后盾。

     ()神的爱就是神自己(约壹四816);这爱在我们的里面作我们的力量,叫我们在一切患难中得胜有余(罗八37)。因此,我们能忍受任何的患难,决不至于蒙羞。

 

【罗五6「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

  〔原文字义〕「软弱」无力、无助;「罪人」不敬虔的人。

  〔文意注解〕「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意即当我们无力抗拒罪恶,又无能遵行神旨之时。

     「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所定的日期』就是神在创世之前即已安排好的时候(弗一10;加四4;多一3)。这里的『罪人』在原文不同于第八节的『罪人』;此处是指『不虔』(罗一18)的人。

     这里强调神的爱是主动的,是计划好的,是赐给不配得的人的。

 

【罗五7「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

  〔文意注解〕「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保罗在前面曾引证说,『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三10),故这里的『义人』不是指完全无过的人,而是指『尽其本分,不亏负别人所该得的人』。

     「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仁人』原文在前面有定冠词,是指『在别人所该得的之外,另予额外施舍的人』。『或者有敢作的』指人因受感而生发勇气去牺牲自己。

     本节表明神的爱是超越所有人的反应的,是没有动机、缘由的。

  〔话中之光〕()人的爱最多能为自己所爱的人而死,绝没有人愿意为不可爱、又不爱自己的人牺牲。

     ()我们既非义人又非仁人,乃是一个不仁不义的『罪人』,但基督却『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8),这爱实在是超过人世所有,只有『神的爱』才办得到。

 

【罗五8「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文意注解〕『还作罪人的时候』意指还在行不义的事(罗一1828)、亏缺神的荣耀(罗三23)的时候。基督就在我们这样顶撞神的光景中,仍然来为我们死,神爱我们的心,就在此显明了(约壹四9)。圣灵将基督钉十字架活画在我们眼前(加三1),向我们显明神的爱,这使我们在患难中仍能有满足的喜乐。

  〔话中之光〕()主为我们受死,并不是因为我们『配』,却是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在此表明祂的死并非被动履行义务,乃是主动彰显神爱。

     ()圣父与圣子既完全合一,故后者的自我牺牲乃是前者爱的标记――基督的死的确将神的爱展示得淋漓尽致。

     ()既然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神的爱就已经显明了;如今我们是祂的儿女,无疑地神必定更加丰盛地爱我们了。

 

【罗五9「现在我们既靠着祂的血称义,就更要借着祂免去神的忿怒。」

  〔原文直译〕「现在我们既靠着祂的血称义,就更要借着祂从神的忿怒中得救。」

  〔文意注解〕「现在我们既靠着祂的血称义,」『祂的血』指耶稣基督的牺牲之死;『靠着祂的血』与十节的『借着神儿子的死』是同义平行句。

     「就更要借着祂免去神的忿怒这里『神的忿怒』不只指神既有的忿怒(罗一18),也指神将来的忿怒(帖前一10)

     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一面流血解决我们的罪行,使我们得以称义;一面将『旧人、我、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罗六6;加二20;五24)都和祂同钉,解决我们的罪性,免除遭神忿怒的因素。这是救恩的头两面的功效。

 

【罗五10「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借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祂的生得救了。」

  〔文意注解〕神的儿子不只为我们受死,并且也为我们复活。祂的死,解决了人和神之间一切的难处,使我们不再与神为仇为敌,而得与神和好(西一21~22);祂的复活,将神的生命分赐给我们,使我们能凭这生命而活,并且渐长以致得救(彼前二2)。这里的『得救』,不单指从一切消极的事物中蒙拯救,也指经历神全备的救恩,最终被模成神儿子的形像(罗八29)。本节是叙述救恩两面的功效。

  〔话中之光〕()耶稣基督的死和生,都与我们的救恩有密切的关系。祂的死,解决了我们『罪行』的难处;祂的生,解决了我们『罪性』的难处。

     ()我们所信的基督不是死的,乃是永活的主,如今就活在我们的里面,带着我们活出新造的生活。

     ()我们需要天天在祂的生命里得救,脱离许多消极的事物,包括罪的缠扰、世界的吸引、己的出头等。

 

【罗五11「不但如此,我们既借着我主耶稣基督得与神和好,也就借着祂以神为乐。」

  〔文意注解〕『与神和好』在原文含有作神朋友,看法和行事与神一致,使神得以满足之意;『以神为乐』意即享受神,以神作为我们的满足。救恩的最高一层是神人同行同住,彼此享受,互为满足,直到永世。

  〔话中之光〕()二节说,因神荣耀的盼望而夸耀,本节则说,『以神为夸耀』(原文)。证明那使我们引为夸耀的荣耀盼望,就是那位在基督里无限丰满的神自己。正如有首诗歌所说,『我心所追求,乃是神自己;不是乐与安,也不是福气。…一天过一天,神是我所要,至终的赏赐,神作我荣耀』。

     ()凡认识在苦难中有荣耀盼望的人,都会同时以『患难』和『神』这两者为乐(2~311),但最主要则是以神为乐──正如诗人所说,神是「我最喜乐的神」(诗四十三4)

     ()我们是先『与神和好』,然后才『以神为乐』;我们若要享受一切属神的福乐,必须先维持与神正常的关系。

 

【罗五12「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

  〔文意注解〕「这就如,」这三个字表明罗马书第五章下半段仍在讲论与前半段相同的一件事,只是讲论的角度不同而已。一至十一节是讲得救(Salvation),十二至二十一节是讲得拯救(Deliverance)得救是指我们所作的、我们所犯的罪,得了神的赦免,这是一次永远的;得拯救是指我们里面的所是,我们这人,从罪的权势得着拯救,得着释放,不再受其辖制,这是天天、时时在我们今生的生活中经历的。

     我们可以将五章后半段提纲契领如下:罪与死既由亚当而来,恩典与生命亦由基督而得。

     「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这里的『罪』字是单数名词,指有位格的罪性(参创四7);『一人』指亚当(14);『世界』指世人或众人,即全体人类(参约一29;三16原文同字)。因着亚当一人的堕落,罪性就进到人的生命里头,使众人都受罪的奴役而犯罪(约八34)

     「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罪的工价就是死(罗六23),因此死就临到了众人。

     「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犯了罪』原文只有一个字,是『罪』的过去式动词,意即『未曾射中标的』。全句指人在行为上够不上神的标准,也就是犯了罪行。

     本节的意思是说,我们在未得救以前,在亚当里的所得乃是罪与死。

  〔话中之光〕()每个人从一出生,就承受了老亚当的罪性,而成为罪人。我们一生下来,就都是罪人,所以都会犯罪;并不是因为犯了罪,所以才成为罪人。

     ()罪是死的毒钩(林前十五56),死又是罪的工价(罗六23),罪与死是不能分开的,所以全人类都伏在罪与死的权势之下。

     ()任何人若要解决罪与死的问题,不能单从外面的行为寻求脱困之道,必须从里面的生命着手。

     ()耶稣基督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二14~15)

 

【罗五13「没有律法之先,罪已经在世上;但没有律法,罪也不算罪。」

  〔原文字义〕「算」记在账上。

  〔文意注解〕「没有律法之先,罪已经在世上当亚当堕落的时候,虽然当时神还未颁赐律法,因此罪还没有被律法显明出来,但是『罪』已经存在,乃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但没有律法,罪也不算罪律法的功用原是在显明人的罪(罗三20;七7),既然还没有律法,因此人的罪尚未被记在账上。

 

【罗五14「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豫像。」

  〔原文字义〕「豫像」豫表,表征,标本,模型。

  〔文意注解〕「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从亚当到摩西』就是在没有律法以先的时期,因律法是借着摩西传的(约一17)。这里是承接前节的意思,说明罪和死的存在,与律法无关;虽然没有律法指明人犯了甚么样的『罪过』(原文字意是『越界』),但都犯了罪,而死的毒钩就是罪(林前十五56),罪引进了死,死就在人身上掌权,众人都服在死的权下,无一能幸免。

     「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豫像『那以后要来之人』就是基督,祂是末后的亚当(林前十五45);『豫像』意即豫设的表征。亚当如何是旧造的元首和代表,也豫表基督如何是新造的元首和代表。众人如何因着亚当一人而有所得,照样,众人也都要因着基督一人而有所得。

  〔话中之光〕()自从始祖亚当犯了罪之后,死亡就临到人类,成为一个可怕权势,如同君王一样辖制人,使人作了它的奴隶。凡是亚当的子孙,就是本身并没有犯和亚当一样的罪――悖逆神,也是要死的。

     ()感谢主,祂的十字架赎清了我们的罪,祂的复活毁坏了死的权势,就把我们从死亡中释放出来,而得着祂永远的生命。这恩典何等高超伟大(21节;参来二14~15)

 

【罗五15「只是过犯不如恩赐,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何况 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岂不更加倍地临到众人吗?」

  〔文意注解〕本节是说明『恩赐』的所得,远超过『过犯』的所得。既然因着亚当一人的过犯,叫『众人』都蒙受其遗害,趋向灭亡;那么凭着神的恩典,并祂藉基督一人在恩典中的白白恩赐,必定更加丰富的临到『众人』。本节两次提到众人,但指的是不同的群体;前面的众人是指旧造、全人类,后面的众人是指新造、信徒全体。

     为何恩赐所得远超过犯所得呢?其理由如下:

        (1)耶稣基督远超亚当。

        (2)亚当所作的是过犯,耶稣基督所作的是恩典;在本质上,耶稣基督所作的远超过亚当所作的。

        (3)过犯的后果是被动的,是不得已的,恩典中的赏赐是主动的,是白给的;主动胜于被动,白给胜于被迫的施加。

        (4)恩赐胜于审判,称义胜于定罪;对此,保罗就在下一节给我们补充的说明。

  〔话中之光〕()亚当的堕落所遗留给我们的祸害,乃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基督的救赎所赏赐给我们的恩典,乃是一个更大的事实,远超过前面的祸害。

     ()基督的救恩并非仅能解决消极的难处,并且还加倍超过,丰满有余。

 

【罗五16「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赐,原来审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赐乃是由许多过犯而称义。」

  〔文意注解〕本节说出审判与恩赐,以及定罪与称义的差异:

        (1)审判是将一人的罪过推到众人身上,恩赐是将众人的罪过归给一人。

        (2)定罪只考虑一人、一次的罪行,称义则考虑了众人、多次的罪行。

        (3)归纳而言,审判不如恩赐,定罪不如称义。

 

【罗五17「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何况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的,岂不更要因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吗?」

  〔文意注解〕「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死…作了王』指死亡是一个权势,世人都活在死亡的阴影底下,并受那掌死权之魔鬼的辖制(来二14~15)

     「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的,」『洪恩』原文是指满溢的恩典;『所赐之义』原文是指义的白白恩赐。全句是说,我们信徒乃是领受满溢的恩典,并得了义的白白恩赐的人。恩典给人带来义的恩赐,而义的恩赐又使人得以消除审判与定罪(16)

     「在生命中作王『生命』指神圣的生命,它是因着相信、接受主而有的(约十10;约壹五12);这生命不同于我们所原有的肉身生命(可十二44原文)和魂生命(太十六25原文)。这生命就是基督自己(约十一25;十四6),具有神本性一切的丰盛(西二9)和无穷的生命大能(来七16),运行在信徒的里面,使之胜过罪和死。

     本节的主要论点是在指出生命的权能,远超过死亡的权势;死亡虽然强而有力,且残忍可怕(参歌八6),但它只能在亚当(旧人)的范畴内掌权,我们若活在基督(新人)的范畴内,生命就要吞灭死亡(林后五4;林前十五54),在我们身上显出作王的光景了。

  〔话中之光〕()主耶稣不但是我们的救主,拯救我们;也是我们的君王,管理我们。凡被祂拯救的,都该尊祂为王。而祂作王乃是在我们的生命中,所以我们应该好好注意并顺从里面生命的感觉,因这生命的感觉,正是主在生命中作王所发的命令。

     ()死亡乃是一个最大的权柄――没有一个人能胜过死亡或逃脱死亡;但如今因着耶稣基督的缘故,生命已经胜过了死亡,我们只要活在这生命中,就都能有『吞灭死亡』的经历。

     ()亚当的界限就是死亡掌权的界限,一个蒙恩的信徒,他若回头去活在旧造里,马上就会闻到死的味道,会被死亡所辖制。

     ()我们这蒙受洪恩并白赐之义的信徒,若是活『在生命中』,也能与主一同『作王』。但须注意,我们只不过是生命掌权的管道,生命才是权柄的实际,离了它我们就不能作甚么。

 

【罗五18「如此说来,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照样,因一次的义行,众人也就被称义得生命了。」

  〔文意注解〕因着亚当在伊甸园里一次的『滑跌出界』(『过犯』原文直译),众人就都被神定罪,而都服在罪与死的权下;照样,因着基督在十字架上一次合乎神公义的行为,众人也就要被神称义,而能得着神的生命并享受生命的大能了。

 

【罗五19「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

  〔文意注解〕前节的『一次』是外面行为的问题,本节的『一人』是里面生命的问题。因着亚当一个人『不顺服』(『悖逆』原文直译)神,罪就被组织到人的里面,众人就被构成了『罪人』;照样,因着基督一个人『顺服』神以至于死(腓二8),义的生命和性情也就要被组织到人的里面,众人就都被构成为『义人』了。

  〔话中之光〕()在亚当里我们接受一切属于亚当的;照样,在基督里我们接受一切属于基督的。

     ()凡是真实的信徒,必定会里面有义的生命和性情,外面也会显出义的行为和生活。

 

【罗五20「律法本是外添的,叫过犯显多;只是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

  〔原文字义〕「外添」从旁进入,私自插进。

  〔文意注解〕「律法本是外添的,叫过犯显多本节一面接续十三节的思想,说明律法与罪的关系,一面也指出在基督里所得的恩典,远超过在亚当里所得的罪。

        『律法本是外添的』,是说颁赐律法并非神的原意,只因人有罪而不知罪,神就引进了律法;『叫过犯显多』是,说律法的功用是将罪显明出来,并且越显越多,使人从而认识自己的败坏和无能,因此转向基督的救恩。

     「只是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这句话有两面的意思:

        (1)人愈看见罪的可怕,就愈依靠恩典,取用恩典,以致恩典更多显明在我们的身上。

        (2)恩典总是超过罪的,不只比罪更强、更有能,并且比罪更多、更够用(参林后十二9)

  〔话中之光〕()罪的权势虽然厉害,但它在恩典的跟前,只不过是衬托出恩典的荣耀丰富罢了。

     ()恩典的权势大过罪,罪是见不得恩典的,罪一见恩典,罪就没有了,正如药力大过疾病一般。

 

【罗五21「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样,恩典也借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

  〔原文直译〕「就如罪因着死作王;照样,恩典也借着义作王,…」

  〔文意注解〕本节是第三次题到『照样』,来说明在亚当里的所得,和在基督里的所得之对比。众人在亚当里不只被定罪、被构成罪人,并且也被置于罪和死的权势底下,任它们辖制。

     「就如罪作王叫人死本句原文直译是『罪因着死作王』,不止死作了王(1417),现在连罪也作了王,而罪作王是借着死,因为人是因怕死而为罪的奴仆的(参来二15)

     「恩典也借着义作王,」神的义乃是我们享受神恩典的凭借和管道;我们只要因信与基督联合,就合乎神公义的要求,也就能得着神恩典的同在(林前十五10),而这恩典具有莫大的能力(林后十二9),能够覆庇、刚强、支配、管治我们,叫我们丰丰富富的得到神永远的生命,使我们能在生命中作王(17)

  〔话中之光〕()罪只能在死亡的范畴中掌权,罪没有办法在恩典的范畴中掌权。

     ()感谢主,众人在基督里不只被称义、被构成义人,并且也被置于恩典和生命的权势底下,受它们的管理。

     ()作王是掌权有权能。若不合乎神公义的手续,若没有神的义通过,神的恩典就不能临到我们身上,更不能在我们身上施展它的权能。

     ()恩典是借着义作王,恩典是水流,义是水管,恩典的水流乃是流在义的水管里面。义乃是恩典掌权的凭借。

     ()神的恩典原是凭祂怜悯所赐,可说并无保障;现在却经过祂义的手续,就显出无比的权力――『作王』,叫我们不能不得『永生』。何等坚定!何等稳固!

── 黄迦勒《罗马书注解》

 

婝翑妀蟈諉

殿隙價飭諒吤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