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罗马书第七章

 

{\Section:TopicID=322}罗马书第七章的丈夫(罗七2~3)

问:罗马书七章二至三节:「就如女人有了丈夫,丈夫还活,就被律法约束,丈夫若死了,她就脱离了丈夫的律法。所以丈夫活,她若归于别人,便叫淫妇;丈夫若死了,她就脱离了丈夫的律法,虽然归于别人,也不是淫妇。」「丈夫」究是指甚么说的?弟兄有说指旧我──肉身;有说是指律法的。

答:是指肉体的恶欲说的。我们就是「女人」,「恶欲」(5)就是「丈夫」。丈夫活,女人就被律法约束(2)。恶欲活,我们就受律法的捆绑(5~6)。我们藉基督的身体,恶欲是死的,所以,律法也是死的(4),所以,我们自由了。―― 倪柝声

 

【罗七2~4这里是把神的儿女比作妇人。每一基督徒,对于享受基督的丰富,是一个妇人。一个妇人,就是说,她有丈夫,她有倚靠。一个妇人,是能从她丈夫得着一切的供给。我们与基督的关系,是一个妇人与丈夫的关系。我们一切的需要,都要从祂得着供给。世上有一普通的公例,就是一个女子一出嫁,她就立即能用她丈夫的姓名。许多的基督徒,没有看见这一个宝贝――『奉我的名』。奉我的名这一句里,不知有多少福气。奉我的名求甚么就必得着甚么。凡是祂的都是我们的。对于基督的丰富,我们乃是个妇人。―― 倪柝声

         这里所举妇人改嫁的比喻中,『丈夫』乃指律法,『别人』乃指基督,『女人』则表我们。比喻中虽说丈夫死了,妻子别归;实际上并非律法死了,乃是站在妻子地位中的我们死了,就脱离了旧丈夫的约束;以后又复活了,就可另归别人,就是基督。所以脱离律法的关键,乃在于死(不论那一方死,都是一样);而另归基督的关键,乃在于复活。感谢主,我们已经与基督同死同复活了,所以律法已不再是我们的『丈夫』――所倚靠的、所受辖管的;我们的『新夫』乃是爱我们的基督,祂是我们真实的倚靠,我们也甘心受祂管束。――《读经指引》

 

【罗七4「我的弟兄们…在律法上也是死了。」意思是,你们向着律法是死的。许多基督徒并不明白,为甚么我们需要脱离律法。脱离律法,和脱离世界、罪恶、自己有顶大的关系。如果每一个基督徒要得着拯救,他第一件事就必须知道,神对它这个人没有盼望。律法就是神对你肉体所有的要求。你若认识自己败坏到无可指望,对自己完全失望,这就是得拯救脱离律法。神就是看我们是没有办法的,不能改良的,才把我们钉在十字架上。我们所配的就是钉死,不配作任何的事。脱离律法的意思,就是脱离神的要求。意思就是因为认识了亚当的生命,并基督的工作,就死了心,不再打算来讨神的喜欢。所以只有死才会脱离律法,因为你若活着,律法是一直要向你要求的。死是我们惟一的出路,是我们得着拯救的惟一办法。―― 倪柝声

         「你们借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我们的死是借着基督的身体。基督怎样死,你也怎样死;基督在甚么时候死,你也在甚么时候死;基督已经死了,你也已经死了。这并不是属灵的自杀,硬算自己是死的;也不是一直说,我已经死了,来尽力的暗示你的自己。这是因为你看见了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功的事实。得胜的秘诀,就是永远不在基督之外看自己,永远不肯看基督之外的自己。―― 倪柝声

         「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叫我们结果子给神。」我们不只要有消极的脱离,还得要有积极的归于,不然也是空虚。一面是出,一面是入;一面是断绝关系,一面是结合关系;一面是向律法脱离了,一面是与基督结合起来,归于基督。复活就是与基督联合。我们这在基督里复活的人,要结果荣耀神。结果子只有一个法子,就是让基督活在我们里面,让祂来生活。―― 倪柝声

         「你们…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们…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主耶稣),叫我们结果子给神。」因此我们能结出生命果子荣耀神,并不在于遵守律法规条;乃在从心里更多归顺那从死里复活的主耶稣。――《读经指引》

 

【罗七6「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

按代替说,基督替我们受死,出了律法所要求的代价,就把我们从律法之下赎出来,叫我们脱离律法的定罪。按联合说,基督带着我们和祂同死,叫我们向捆我们的律法死了,就得以脱离律法的捆绑。律法不能管死了的人,死了的人就脱离了律法的管束。

         『灵的新样』。陈旧的灵不能感动人,所发出的言语、教训、态度、思想皆旧。老套、刻板、迟钝。活泼生命流不出。新鲜的灵能苏醒人,把人带到神面前。

 

【罗七625活在律法下的人,乃是『以心思服事神的律…以肉体服事罪的律』(25);脱离律法的人却以灵服事主自己(6)。这三种服事,我们是在那一种的里面呢?――《读经指引》

 

【罗七7「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非律法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

         神识透了我的本相,祂知道我从头到脚都充满了罪。祂知道我在讨祂喜悦的事上,是全然软弱,并毫无所能。难处就在于我对这些没有认识。我承认世人都是罪人,而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我以为自己会比一些人更有希望。虽然我承认自己是软弱,但我却不完全相信这是真的。为此,神就使用律法,来使我认识这一件事实。因我们越是设法满足律法的要求时,我们的失败便越发显明出来。保罗就是因着律法才真实的认识了自己。这律法是从「不可起贪心」开始的,无论保罗对律法其它部份的经历如何,这第十条诫命(直译为「不可有欲望」)是使他看见自己本相的。这诫命把他面对面的带到圣洁的神面前。――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罗七7~25活在律法观念中的人,无非都是在『善』和『恶』的范围中盘旋,结果就是『死』和『苦』(7~24)。只有转过来注视基督――『感谢神,借着耶稣基督我们的主』(25原文),就能超脱这一切,而摸着永远的生命。――《读经指引》

 

【罗七8「没有律法罪是死的,」不但罪不算罪,罪也是死的,这罪是指肉体说的;旧人在律法上、在罪上都死了。如果我们一直在主的死里(因信心靠恩典,不在律法下,不去西乃山),罪(旧人)就永远是死的,因为它已经死了。―― 牛述光

 

【罗七8~14这里所用的比方,其本身正是一条律法,但使徒却透过字句,解出其中属灵的含义,说明基督的原则,叫人真实蒙恩。可见律法的本身的确是『圣洁,公义、良善的』,的确是『属灵的』(1214),不过看我们如何使用。若仅就其表面字句遵守,结果反而引活罪恶,杀死我们(8~11);若能超越字句,摸着其中属灵的原则,基督的意义(圣洁、公义、良善就是基督丰满的意义),才能从神所启示的律法中,认识基督,享受基督。这才是神颁布律法积极方面的用意。――《读经指引》

 

【罗七9「但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诫命来到,就是自己决定靠律法成圣,又回到西乃山去。在律法下自己就死了。「死了」是指行动说的,不是指生命说的。牛述光

 

【罗七10从理想角度看,律法应许凡能谨守的都得生命。狮子笼外的警告牌写:「切勿走近。」如果人愿意遵守命令,就可以活看。然而,若有孩子不理会,走上前去挑弄狮子,便招杀身之祸。

 

【罗七11「就借着诫命引诱我,并且杀了我。」罪等于蛇,诫命等于神乐园中的吩咐,我等于夏娃。蛇是藉神的诫命引诱夏娃,夏娃吃了之后,就受到刑罚,受到诫命的裁判。―― 牛述光

 

【罗七12「律法是圣洁的,诫命也是圣洁、公义、良善的。」

         律法原是由神降下的,是出乎神的,和神圣洁的性情是相合的,所以是圣洁的;并且和神的公义、良善也是符合的,所以也是公义、良善的。

 

【罗七1214神的律法固然是好的,只因我们太坏了,是属乎肉体的,已经卖身给罪了,所以全归无效。同样的,在人世间,无论立法的规章多齐全,唱的高调多响亮,只因人已经从里面败坏了,所以也尽都徒然。(例如无论校规多紧,总难免有坏学生;无论法律多严,总难免有犯法者;无论政治制度多好,总难有永久太平。) ――《读经指引》

 

【罗七13罪可以把一件好事,例如律法──它是圣洁公正的──弯曲成为作恶的工具。罪的可怕可以从它能把一件好的事,变成罪恶的武器上见到。它能把爱的可爱处转变为淫欲。它能把独立的高贵处转变为追求金钱和权力。它能把友谊的佳美变为引诱冀求获得不当有的东西。那就是卡莱尔(Carlyle)所谓:『罪的无穷可憎』。就是这一件把律法作为犯罪的桥头堡的一件事就足够表明罪的非常的邪恶。这整个可怕的过程并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是有计划的给我们看见罪是何等的可怕,因为它能把最可爱的东西,只要一碰,就会变成玷污的东西了。

 

【罗七14  「律法是属乎灵的,」神是灵,律法既是出乎神的,也就是属灵的。凡律法所吩咐人作的,都是属灵的。人不能成全律法,不能遵行律法的吩咐,因为人是属肉体的。

         「已经卖给罪了,」奴仆是一个有自由意志,而没有自由行动的人,立志由得我,行出来就由不得我,所以靠自己活在律法下的人是一个罪的奴仆。―― 谢模善

 

166.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1425节所说心中的痛苦,是描写非基督徒还是基督徒的情形?(罗七章1425节)】

    历代解经家对此段经文见解不一,大概有四种看法:

    一、这是描写保罗未信主前的心灵的状况,亦可代表所有非基督徒的心灵情形。

    二、这是保罗信主后,心灵与肉体斗争时的描写,亦可代表每一位基督徒时常可能发生

的事情。

    三、这是描写信主后又背叛主的基督徒心灵的矛盾与挣扎,是背道者的痛苦经验。

    四、这是描写信主的犹太人仍然被律法的旧观念所捆绑的心灵情形。

    古教父奥古斯丁是第二派人士的代表,马丁路德亦相信这是描写基督徒的心灵斗争。

    可是那些主张保罗是描写一个非基督徒的心灵状况的解经家,则引用第八章l节的话:“如今,那些在基督那稣里的,就不定罪了”。既然说是“如今”“在基督那稣里”,那么七章未段所说的一定是“从前”“不在基督那稣里”的情形了。

    保罗在该段所用的“我”字,并非保罗本人,乃是任何一个人云。

    可是主张第二说的仍然是占大多数。―― 苏佐扬《新约圣经难题》

 

【罗七1424律法原是好的,却因人属乎肉体而无效(14);而人的肉体,也因活在律法的原则之下,而挣扎痛苦(24)。所以本章说是在肉体中捆绑的痛苦也对,说是在律法下挣扎的痛苦更无不可。――《读经指引》

 

【罗七15「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这里的『不明白』英文钦订本翻作『不谮许』(do not allow),达秘新译本和司提反英原对照的新约都翻作『不认可』(do not own)。读前后文,就知道保罗的意思,实在是说,『我所作的,我自己不赞许』,或『不认可』,或『不称许』。

         「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今天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现在所作的是你所爱的呢?或者是你所恨的?我们知道使徒保罗之所以得着拯救,就是因为真是深深的恨,和竭力的求。他对于他在罪中的生活,不愿意到一个地位,再也不能维持了,无论如何不能再跟着它一直下去了。他恨到一个地步,竟说我还是死了好。就是因为他有这样的决心,他就得了拯救。凡在失败和犯罪中生活,而不知道那些是该拒绝的人,神的拯救是永远不能临到他的。每一次要使你在神面前的生活有属灵的长进,必须先对于你现在的光景觉得不满意。神的拯救虽是为所有的人预备的,但并不是每一个所能得着的。问题不在于神,乃在于人,因为人没有觉得拯救的需要,也没有付上代价去得着拯救。―― 倪柝声

 

【罗七15与保罗同时的人知道这种感觉;其实我们自己也知道。辛尼加所说:『在必要的事上,我们无能为力』,他讲到人怎样恨恶他们的罪,但是同时又爱他们的罪。罗马诗人俄维丢(Ovid)写下一句名言:『我看见较好的事,我赞许它们,不过我所做的却是较差的事。』

 

【罗七15~20保罗一直立志,但是结果一直失败。由此可见,得胜的路并不在人的愿意,并不在人的立志。

       这六节圣经中,保罗一直在那里愿意,在那里立志,但是他所愿意的,他所立志的,都不能作,是完全的失败。可见,得胜的路不在愿意里面,也不在立志里面。愿意不是得胜的方法;立志也不是得胜的方法。愿意和立志,在胜过罪、讨神欢喜的事上,没有多大用处。―― 倪柝声

 

【罗七15~25从十五节到二十节,保罗重复的用『愿意』、『不愿意』这一类的词。这里着重的点,就是愿意不愿意,立志不立志。从二十一节到二十五节,他给我们看见另外一个着重点,就是一个『律』字。这两个着重点,是这一段圣经的关键。

 

【罗七16「应承律法是善的,」这话足见失败的信徒仍未变心,还是好善,虽然犯了罪,还是恨罪;世人犯罪是欢喜罪中之乐,基督徒犯罪是苦的,这是因为有生命、有灵觉,这就证明自己的洁净的。―― 牛述光

 

【罗七17「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在人里面作人罪性的罪,乃是『住』在人里面,并且能在人里面有所作为。所以这个罪,不仅是一个活的东西,并且好像是一个成位的活物。实在说来,这个罪就是魔鬼的罪性在我们里面;也几乎可以说,就是魔鬼自己在我们里面。

         「是我里头的罪作的,」不是推脱责任,乃是抓住了敌人;认清了敌人。只要先认清,先抓住敌人,我们就知道怎样对付它、胜过它。―― 牛述光

 

【罗七17~18圣经常将罪和身体连起来说(罗七25;西三5),因为身体是罪的居所。照着神的眼光看来,人的身体实在乃是『罪的身体』(罗六6),因为罪是身体的主使者。

 

【罗七18「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这话充分说明,基督教绝非劝人为善,反而是指明人靠自己无法行善,极其痛苦,所以需要接受主的救恩。――《读经指引》

 

【罗七18在我们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当我们在旧天性中找不到半点良善时,也不感到失望。我们从此不再专注自己。再多的内省也不能叫我们得胜。诚如苏格兰圣徒麦切尼所说,我们每看自己一眼,就得十倍仰望基督。为确定说明肉体完全没有希望,保罗慨叹道,纵使他渴望做得对,他内心也没有力量将他的愿望化为行动。当然,问题在于他打算抛锚在船里。

 

【罗七19这里所说的那一个人,是靠着自己的意志而活着。他所有的『不好』都是在行为里,他所有的『好』都是在意志里。这一个人能说:我要神的旨意,我要讨神的喜悦,我要作一切良善的事,我要荣耀神的名。他没有看见行善或者作恶是律的问题,不是意志的问题。许多弟兄姊妹在那里希奇说,为甚么我所要的得不着,我所不要的反而临到我身上?神就是要给你看见一件事:你意志的能力,不能作你生活的能力。―― 倪柝声

         「反不作…倒去作,」肉体只是颠倒是非,却永不会作的对。我们不必与肉体讲人情,要像保罗不与属血气的人商议;商议由得你,行出来却由不得你。对肉体,我们没有商谈的必要。―― 牛述光

 

【罗七2123「我愿意为善…心思中的律」(原文)。这个律是出于我们人里面那受造的良善生命,常在我们的心思里叫我们想望为善,所以可称它为心思中为善的律。

 

【罗七21~24保罗在这里找出了失败的原因。前面的愿意和立志不成功的原因,乃是因为罪是一个律。罪不止是一种势力,不止是一种能力,罪还是一个律。人要用意志来对付律,是作不来,办不到的事。意志,是人里面的力量;律,是一个天然的力量,例如地心吸力的律。律的意思是说都是这样的,不是偶然碰巧的。律就是说,一直如此,没有例外。天然的力量和人意志的力量是相对的;人的力量没有法子胜过天然的力量。大概在起初的时候,都是意志得胜;结果的时候,都是律得胜。手托住圣经,最多只能托几个钟头,最后还是要掉下来。我的手会累,地心吸力不会累。我们若能看见意志没有法子胜过律,才有转机。这是一个大发现,一个大启示。自然胜过人,人胜不过自然。(中国人所谓的『人定胜天』,不能用在胜罪的事上。)我们要看见说,罪不是一个行为,乃是一个律。罪的得胜是一个律,我们的失败也是一个律。―― 倪柝声

 

人是不能用意志的力量与任何「律」反抗的,正如人不能凭体力与地心吸力反抗一样。因为地心吸力是痡`不变的,而人的身体耐力是有限的,所以人凭体力与地心吸力对抗终必失败。人也不能凭坚强的意志与寒冷的气候对抗,因寒冷的气候是一种自然现象,无穷无尽,但人的体温却有一定的限度,体温消耗尽了,意志无论如何坚强,还是要倒毙在冰雪中。但人可以用另外的「律」对抗自然的「律」。例如人可以坐在飞机里,让机械的「律」,抵消自然的律,也可生火,发电……而生出暖气,抵消自然的「律」等等。

 

【罗七24「取死的身体,」这是指当时的一种刑罚,就是把死人绑在活人身上,直到活人也死了。―― 牛述光

         主为带我们经历脱离律法,活在圣灵中的释放,总是先让我们深深尝到在律法之下,肉体捆锁的痛苦。甚么时候我们真感到这痛苦,而能喊出『我真是苦阿!谁能救我脱离这属死亡的身体(就是肉体)呢』(24)?那就将近得释放了。――《读经指引》

 

【罗七24~25

       「感谢神,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罗725

         「我真是苦阿!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这句话曾经是保罗的绝望呼喊,但刹那间,启示的亮光一闪,他立即从绝望的叹息里转变为赞美的欢呼了!

         保罗得释放后的头一句话是至宝贵而值得我们三思的:假使有一个人递给你一杯水,你致谢时,必是面向着给你水的那一位,而不是向着其他不相干的人。

         保罗为什么要说:「感谢神」呢?因为这事是由神作成的,做工的是神,成全的也是神,一切都来自神,出于神。倘若是保罗自己做成的,那么,他就应该说感谢保罗,而不是感谢神了。他深深看见自己的彻底无能,败坏不堪,深知他蒙释放是出于神,全然是神做的,所以他感谢神。

         祂要包办一切,因为祂要得完全的荣耀。在我们蒙赦免方面,神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所做的,样样齐备无缺,没有留下一样需要我们做的;在我们得释放方面,祂也照样为我们做齐全了,没有留下一样需要我们去做。一切都是祂做,彻头彻尾是祂做。「乃是神在你们里面做。」(腓213直译)――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当人运用意志力量的时候,就绝不可能倚靠神拯救的方法。总得到有一天,服在神面前说,我这一个人没有办法,并且也不再想办法。这时,你才起首看见甚么叫作得拯救。―― 倪柝声

         肉体应许说要遵行神的律法,其实是为我们摆上圈套,要俘虏我们。保罗至终明白了,肉体乃是敌人,所以落在苦恼、失败中是为了认敌为友;他又认识了犯罪乃是一个律,如果活在肉体里,失败是不能避免的。这已经落水垂毙的人不是挣扎,乃是呼求:「我真是苦阿!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谢模善

 

【罗七25「我以心思顺服神的律」(原文)。神的律是良善的,我们心思中为善的律也是良善的,所以这两个律是相合的。神的律是在我们外面向我们要求良善,心思中为善的律是在我们里面,就是在我们心思里,使我们倾向良善。所以我们里面的心思喜欢顺服我们外面神的律。

         「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哦,我们无论甚么难处,无论甚么痛苦,一投靠主耶稣,就必脱离了。这恩典真奇妙!――《读经指引》

         活在律法观念中的人,无非都是在『善』和『恶』的范围中盘旋,结果就是『死』和『苦』(7~24)。只有转过来注视基督――『感谢神,借着耶稣基督我们的主』(25原文)――就能超脱这一切,而摸着永远的生命。

         活在律法下的人,乃是『以心思服神的律…以肉体服事罪的律』(25);脱离律法的人,却以灵服事主自己(6)。这三种服事,我们是在那一种的里面呢?

 

【罗七25这一个脱离了罪的人,他的第一句话非常宝贵,他说:「感谢神。」如果有一个人给你一杯水,你就谢谢给你水的人,你不是谢别人。为甚么保罗说「感谢神」呢?因为神作成了每一件事。如果是保罗自己作的,他会说:「感谢保罗。」但是保罗看见他自己是一个「困苦的人」,惟有神能满足他的需要;所以他说:「感谢神。」神要作一切的工,因为祂必须得一切的荣耀。如果我们也作了一些工,我们就要分得一些荣耀;然而神要所有的荣耀都归于祂,所以自始至终,祂作一切的工作。

 

「罪的律」。一个律,就是一个自然的能力,并且是自然的在那里发生效用。比方地心的吸力,乃是一个律,它自然的在那里将空中的东西吸到地面。住在我们里面的罪,就是有这样自然的能力,并且是自然的在那里叫我们犯罪。所以因着有这个罪的律在我们里面,我们犯罪就是顶自然的,一点不必用力气。

 

婝翑妀蟈諉

殿隙價飭諒吤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