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罗马书第十四章

 

【罗十四1「所疑惑的事」乃是圣经未明文规定的事。―― 谢模善

         『接纳』的意思是毫无保留地去喜爱,正如百基拉和亚居拉接受亚波罗(徒十八26),及保罗请求腓利门接收那逃奴阿尼西母一般(17)

 

【罗十四1~3「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因为神已经收纳他了。」

         有的人要吃素,你们看他是非常的软弱。但是接纳的根据,不是这个弟兄是刚强或者是软弱,乃是根据神已经接纳他或者没有接纳他。甚么叫作教会?就是我们在一个地方的接纳,像神那么大,也像神那么紧;神所接纳的我们都接纳,神所不接纳的我们也都不接纳。

 

【罗十四1~6圣经在这里的话,非常清楚。即使有人吃素、守日,圣经仍要我们接纳。连有人吃素或守安息日,作这些在新约之下不合真理的事,圣经都要我们接纳,何况有人有别的主张见解?所以一切因道理见解而与人分开的,都是神所不许可的。

         这里给我们看见,使徒怎样在食物和日期的事上让人自由。如果是我们,也许要以为这样外表的不同太厉害了,是不该容人自由的。如果我们知道在我们当中有人吃素或守安息日,我们心里要如何焦急呢?但是,基督徒的合一和交通,是太深的一件事,并不是这些外表的事所能摸得到的。

 

171.保罗在罗马书第十四章所辩论有关饮食问题,其背景为何?(罗十四1~6)

    保罗提及有人认为“百物皆可吃”,但有人“只吃蔬菜”,是因为当时在罗马有一种“素食主义”流行在其他宗教集团中。这些人相信了那稣之后,仍然遵守素食的习惯,而且批评其他吃肉、喝酒者为放纵。

    这些主张仍然素食的基督徒,特别反对基督徒吃“祭过偶像之物”(见哥林多前书保罗为此书的辩论,八章与十章)。因此在罗马城的教会内无形中分为“素食基督徒”与“肉食基督徒”两种,以致大家不和睦,不能和衷共济,同心事主。

    保罗在本章内定下几个原则,今日仍然适用。

      一、勿因食物而论断他人(3节)。

      二、勿因食物使他人跌倒(131521节)。

      三、饮食应凭信心,毫无疑惑(23节)。

      四、饮食并不重要,属灵的生活较重要(17节)。

      五、凡事按爱人的道理而行(15节)。

    今日的安息日会与天主教会中也有许多素食的规例,他们应该仔细研究保罗在本章所揭示的饮食原则。    (参阅哥林多前书的难题研究有饮食的事)―― 苏佐扬《新约圣经难题》

 

【罗十四1~11这里有几样不同:(1)信心多有不同――我们信百物都可吃,但软弱的只吃蔬菜;(2)看法多有不同――我们看日日都是一样,但软弱的却看这日比那日强;(3)意见多有不同――一个信心刚强的人他自己是有定见的,但他也尊重别人的信心、看法和意见,并不是固执己见,非叫别人服从自己不可。他不肯得罪别人的良心,就是不肯得罪弟兄为主活、为主死的那颗心,也就是不肯得罪基督。――谢模善

 

教会生活的原则(罗十四1至十五7)除了以地方为范围这一种分法以外,神不认可祂的教会有任何分裂,所以在一个地方,必须只有一个教会。但所有在这一个地方的人,他们的经历、见解和道理如此不同,如何能真正合一?一个相信受浸,另一个相信洒水;一个相信灾前被提,另一个相信灾后被提。地方上的基督徒中间有许多不同的信念,这些不同的信念导致不同的实行。现在的人坚持行动一致,想要藉此解决问题。我们要别人都模成我们的思想模式,和我们的行动方式。我们信我们有主的引导,但我们拒绝让别人也有祂的引导。我们信靠那灵在我们自己心里作工,但我们不信靠那灵在别人心里作工。这不是保罗在罗马书十四、十五章论到关于教会生活顶重要的原则时所启示的态度。―― 倪柝声

 

【彼{\Section:TopicID=264}此接纳(十四1~3)在罗马的教会中有两个难处──主张吃蔬菜,和主张守安息日。主张吃蔬菜的人,坚持人在堕落以后才开始吃肉,所以吃肉是错的。从人的食物中除去肉是无害的,但这样作不会带来救恩。吃蔬菜是该隐派;这一派没有血。主说,「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约六55)。我们若不吃肉,就不能得救。主张吃蔬菜,就是认为人没有罪。亚当在园子里的食物是植物,但那里没有罪。罪进来了,神就更改了人的食物。人需要赎罪,所以必须流血;人需要来自神的力量,所以必须吃肉。

         吃蔬菜的含意而言,保罗也许可以争辩说,这些吃蔬菜者根本不是基督徒。他也可以清楚的争辩说,守安息日者根本不是基督徒。如今面临这样的光景,我们会作甚么?今天有那一个基督徒团体会允许一些人守安息日,一些人守主日,另一些人两个日子都守,还有一班人完全不守特别的日子?保罗怎么作?他有没有试图把他们都带到行动一致?一点也没有。他没有说不许吃肉的人是刚强的基督徒;他承认他们是软弱的,但他说他们要被接纳。他们是软弱的,他们的软弱该被较刚强的人所考虑,较刚强的人必须只与他们讨论基本的事。只要一个人「有信心」,我们当然该「接纳」他,但「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罗十四1)

         我们不可轻看他(3节上)。我们天然会以为:哦,他是何等软弱的基督徒!他是吃疏菜者!他好像佛教徒!但这态度完全错了。你以为那人软弱,称他为属肉体的,但你若以为你是刚强的,你不也是属肉体的么?我们若轻看别人,就必定高估自己。另一面,吃蔬菜者很容易说,「哦,这些人沉迷于属世的情欲,也们是『贪食好酒的人』(太十一19)。我们比他们属灵,因我们的身体受到管制。」彼此定罪是同等容易!所以保罗劝勉一方不要论断另一方,原因是「神已经收纳他了」(3节下)。我只在这基础上与别人交通,就是他们已经与神交通。神若接纳任何人,那么我也接纳这人。所以若有任何基督徒进到我们的聚集里,问题不是他是否也相信我所相信的,或者与我有同样的经历,问题乃是:神接纳了他么?神若接纳了他,那么他就属于我所属于同样的教会。

         这里保罗不是说,主张吃旒菜是对的。他不是对付对错的问题,乃是对付基督徒交通的问题,他清楚指明这样交通的基础是甚么。所要强调的点不是人的见解对或错,而只是──神接纳他了么?我若遇见罗马天主教徒,我不是问,他对或错?乃是问,神接纳他了么?神若接纳了他,那么我就承认他是我的弟兄。我若遇见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会友,我也只问,神接纳他了么?若是神接纳了他,我也就接纳他。我接纳他不是说他对,乃是说他与神有生命的关系。在对或错的事上,我们该寻求在爱里对待与我们同作信徒的,但我们必须先接纳他们,而不提起任何争论的点,因为在神的话里显然禁止这事。

         可惜基督徒聚在一起的时候,一般是讨论他们不合的点。我们有好些共同的事,但我们没有在积极的立场上聚会,反而常常在消极的立场上,讨论我们的不同。属肉体的方法绝不能产生属灵的结果,而争论就是属肉体的。我们该爱我们的弟兄,并为他们祷告:神若给机会,我们就能对他们说话。―― 倪柝声

 

【罗十四2「但那信心软弱的,只吃蔬菜。」

         这里并不是说吃素是对的,是说我们不愿意因为食物的问题叫他们有难处。因为要顾到他们的软弱的缘故,所以不要批评他们。不过,基督徒的立场是说,光是菜蔬不够;要得着生命,就要死。吃荤是表明我们的生命是靠着死来维持的。

         外邦人一向的习惯是对任何食物都没有禁戒,不管是菜蔬或肉类。犹太人受过教导,有些动物在仪文上是『洁净』的,所以能吃;其他的动物在仪文上『不洁净』,所以不能吃。因此,敬虔的犹太人信主后发现很难放弃这些旧约律法上的禁例(参利十一章)。彼得自己在这事上也遇过困难――虽然神曾藉异象给他清楚的启示(徒十章;参加二11~13)。在当时罗马的教会中,这洁净与不洁净的分别可能伸延至认为所有的肉都是不洁净的。结果,有一群人提倡只吃蔬菜,而另一群人则认为凡物都可吃。

 

【罗十四2~3保罗在这里并不是说吃素是对的,是说我们不愿意因为食物的问题叫吃素的人有难处。保罗指出一件事,就是只吃蔬菜的人是软弱的人。因为要顾到他们的软弱的缘故,所以不要批评他们。我们要知道,基督教的立场是说,需要流血、死,才能得着生命。所以我们不光吃蔬菜,我们也吃动物的肉。

 

【罗十四4「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而且他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因此我们不可论断弟兄,免得侵犯主在他身上的主权;也无须论断,因为主能在我们所看为不行的弟兄身上,作无限恩典的工作;将来如何,谁也不能断定;妄下判语,岂非愚昧?――《读经指引》

         「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的主人在。」凡有过跌倒的经历的人都要说,主阿,跌倒不由得我,站住也不由得我。你越有属灵的经历,你就知道,你在神的手中是由不得你的。有的时候主让你站住,有的时候主让你跌倒。

         保罗曾提到信徒是神及义的『奴仆』(罗六16~22);在这里他用的是另一个字,意思是『家仆』,也是主耶稣曾用过的同一个字(路十六13)。除了主人外,没有人具有管制和论断他仆人行为的资格。所以,信徒没有权利去彼此论断;只有神具判断的权柄(林前四3~5)

 

{\Section:TopicID=265}不干涉主的事(4)这里保罗非常刚强。他问:「你是谁?」(在希腊文里,代名词「你」是强调。)保罗实际上是说,「你有甚么权柄论断别人的仆人?你不是他的主人。」保罗说我们论断别的信徒,不仅仅是在论断我们的弟兄,乃是在论断主的仆人,而他只对主负责,并不对我们负责。我们把这样的事抓在自己手中,乃是越了分,扮演教皇的角色,要规律教会一切门事务。

         请记得,保罗一点不是为吃蔬菜争辩,他的争论乃是:你不要干涉主的事,乃要将这事留给祂。神若能开启你的眼睛,难道祂不能开启别人的眼睛么?你只要将他们交给祂。你必须对别人忍耐,正如主对你忍耐一样。

         「主能使他站住」(4)。所以,要信靠神,并且将这种情况交在祂手中,表明你信靠祂。我相信我里面的圣灵,我也相信我弟兄里面的圣灵。我不需要试作叫有圣徒的主,并设法使他们行得正确,好像神没有我就不能照顾祂的教会一样。―― 倪柝声

 

【罗十四5犹太信徒自小就在守安息日和年中其他圣日的传统上受过教导,外邦人却完全不晓得这些习俗;结果,又引起了争论:那些日子该被奉为圣日,并且分别出来,举行特别崇拜?

   这个争论或许不是源于犹太或外邦的传统,但似乎极有可能。

 

{\Section:TopicID=266}「为主」乃中心(5-9)现在我们要作甚么?我们要坚持守主日么?我们要写书攻击我们中间的守安息日者么?当然我们必须对此作些事!我们若不处理这些事,岂不危及教会的合一么?但这不是保罗的作法。他说,我们不干涉别人的心思;我们只要自己心里意见坚定。我们总是想要藉法则和规条来维持秩序,但保罗并没有企图规律事情。他不是强调事情,乃是强调主。

         「为主」(6~7)。倘若一个吃蔬菜者寻求与我交通,我应当问:「你禁止吃肉,只因为这是你的观念,或者你这样作是要讨主喜悦?」他若说,「要讨主喜悦,」我就该回答:「若是你这样更能好好的服事主,赞美祂的名,你就继续作。」我们总是要强调基督徒信仰的中心点,就是活的人是为主而活,死了的人是为主而死。无论在那里,只要我们看见中心点是对的,我们就该赞美主,不该强调外面的形式。绝不要强调基督教技术的一面,总要强调「为主」作一切,这是基本的事。我们绝不可寻求带领那些与我们不同的人,和我们一样的思想、行动,只要寻求带领他们与主更亲近。主要的点不是我们吃不吃肉,乃是我们有没有为主而活。我们只须帮助圣徒看见仿们对主的责任;他们与主的关系若是对的,其他一切都会自行调整。唉,许多人不是在寻求带领别人与主有更亲近的关系,乃是带领别人在某些事上更一致。他们乃是为外面的正确而作工,那是法利赛派。法利赛人有许多外面的形式,他们有许多外面的正确,但他们与神没有关系。即使我们改变并调整,直到我们在外面的事上达到完全正确的地步,在神看来仍一无所得,除非我们与祂的关系是对的。奥古斯丁说,「在基本的事上合一,在非基本的事上自由,在凡事上仁爱。」我们天然喜欢每个人都像我们,但别人若与我们不同,那是我们背十字架的机会。我们若使主成为生命的中心,即使在外面的事上有些相异,一切仍会很好。大进了帐幕,吃了陈设饼,这样作的刑罚该是死,但神并不在意这事。为甚么?因为大主;他的心向神是对的。我们必须一直铭记,基督徒信仰的中心点乃是耶稣基督为主。若耶稣是你的主,耶稣也是我的主,那么我们之间的事情就都对了。整个问题乃是:「主在你我的生命中是一切的中心么?」

         「为主……,为主……总是主的人」(8)。我们不要带领我们的弟兄到外面完全正确的地步,乃要到一个地步:我若活,是「为主」而活;我若死了,是「为主」而死。这点该一再强调。例如,若有人到我这里来,坚决反驳水浸,我不要与他争辩,乃要服从保罗在第一节的命令,并「接纳」他,「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这不是说,我要保持静默,我只要这样说,「你『为主』而活么?你想不受浸是荣耀祂,或是你在这事上与祂有争执?你不受浸是抵挡祂,还是讨祂喜悦?我只关心一件事,就是你与主的关系必须是对的。」你若不受浸,我就问你:「你不受浸是因惧怕人,还是要讨主喜悦?」你若受浸,我就问你:「你受浸是要讨人喜悦,还是要讨主喜悦?」我们所要强调的,不是技术的正确,乃是属灵。当然,我们也要在技术上正确,因为我们要事奉主,作「在神面前得蒙喜悦」的人(提后二15)

         九节说因为祂死了,所以祂是死人的主;又因为祂活了,所以祂是活人的主。我既不是死人的主,也不是活人的主,所以我不敢自己照我所相信对的或错的,规律人外面的行动。我唯一的责任,就是寻求带他们与主有更亲密的交通。―― 倪柝声

 

【罗十四7~10我们死活都为主,才是或活或死都是主的人,只有这样,主才作了死人并活人的主。―― 谢模善

 

【罗十四8「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

         我们不要太强调基督徒生活的技术问题,但却要注意到我们是「属于基督的」这一基本的事实。我们所做的,乃是为着祂。我们为主而活,也为主而死。我们绝不可企图去勉强那些与我们不同的人,来与我们有共同的想法或做法。我们唯一的目的,是要带领他更多的亲近基督。因为我们所做的,不是为着表面上的正确,也不是模仿一些美好的事物,而是为着叫人与神自己有更密切的关系。是否有弟兄在见解上和我大不相同呢?让我首先记牢:他所做的,和我做的,都是为着主!只要我们都有「为着主」的共同目标,那么纵使外面有分岐,我们彼此之间也能和睦相处。主耶稣基督的主权是基督徒的中心。如果祂实实在在是你的主,也实实在在是我的主,那么其它的问题,祂都会亲自调整的。――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我们蒙恩以后,就完全属乎主了,无论是活是死,『总是主的人』。所以我们若活着,该为主而活,该为主而死。――《读经指引》

         「为主而活。」我们基督徒所有的职业或事业,都是副业。惟有事奉主,是我们的正业。我们该以事奉主为我们生活的中心和目的。我们所以作职业或事业,不过是带手而作,藉以维持我们的生活,并供给主工作的需要。

 

【罗十四9「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

         在罗马书十四章四节,保罗很严厉的责问:「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上面「你」字,在希腊文中是加重的语气。)我们若论断一个直接向主负责的祂的仆人,这是何等放肆的一件事!你我在行动上都不该像是指挥圣徒的统领,企图在凡事上更正他们,也不要以为没有了我们,神就不能管理祂的众仆。我们并没有为他们死。我也不是死人或活人的主,这样,我怎敢以管辖别人生活为己任呢?让我对他们忍耐,正如神对我宽容忍耐一样。因为无论如何,我总相信圣灵在我心里是不断的工作。既然如此,我岂不是应该同样的相信,圣灵在我那位在基督里的弟兄心中,也是这样工作吗?――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罗十四10「你这个人,为什么论断弟兄呢?又为什么轻看弟兄呢?因我们都要站在神的台前。」

         在这节经文里,神禁止我们两件事,就是:「论断」和「轻看」弟兄。前者是外面的行为,后者是内心的态度。我或者尚未达到公开论断弟兄的地步,这是很好的,但我是否一直在心里计算他的恶呢?我是否因他尚未看见我所看见的,而暗地可怜他呢?我是否以他为软弱或怪僻而心里轻视他呢?如果我是这样,我就已经落在危险中了。因为在下一步,我就会认为自己比他更好。如果我轻视他,我一定是自视太高了。让我小心提防,不要把自己看作属灵的强人,因为这在神面前只显出我是如何的属肉体。当然,神愿意我清楚的分辨是与不是,但我永不可将别人当作我分辨是非的牺牲品。审判的宝座永是属于基督的,何况这还是将来的事。我们是谁,竟敢现在就篡夺这审判权呢?――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台』是运动会发奖的台子。―― 牛述光

         「在神的台前。」这里所说『神的台』,应该翻作『神的审判台』。神的审判台,就是基督的审判台(林后五10),因为神是把一切审判的事,都交给基督负责(约五22)

 

【罗十四1012「我们都要站在神的台前…各人必要将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说明。」这话清楚说明,我们随然蒙恩得救了,却不可因此放松、放肆,乃应存敬畏神的心,在世度日;因为当基督再来时,我们还要在祂台前受审判,向祂交账。――《读经指引》

 

【罗十四10~12我们自己尚在神面前战兢,怎敢轻看别人呢?―― 谢模善

 

{\Section:TopicID=267}不论断、不轻看(10~13)「这里有两件事在神的子民中间是被禁止的──「论断」和「轻看」。前者是外面的行动,后者是里面的态度。有时候我们没有论断,但我们心里想,他是基督徒,但他没有受浸;他必定有甚么错,我必定比他好。我们常常私下可怜那些没有和我们一样看见的人!但有一天我们都要受审判,所以今天我们不要审判人。「我们都要站在神的台前。」神的审判台还在将来,所以我们不要现在就将它设立。我的弟兄要受审判,但我也要受审判。我们若真相信神的审判台,就不敢审判别人,因为我们若喜欢审判别人,主就要严厉的审判我们。我们用甚么量器量给人,主也必用甚么量器量给我们(路六38)。我若能清楚分辨对错,能审判别人,那么我就要比他们受到更严厉的审判,才是公平的。

         十二节说我来到神的台前时,是要将自己的事说明,不是将我弟兄的事说明。

         「我们不可再彼此论断」(13)。要避免「绊脚之物」(公开的攻击)和「跌人之物」(隐密的陷阱)―― 倪柝声

 

【罗十四12「自己的事说明」原文是交自己的账。―― 牛述光

 

{\Section:TopicID=268}不将自己观念强加别人(14~18)我们若只读到十三节,可能会推断保罗认为信徒只吃蔬菜是对的。他自己心里意见坚定,正如他劝别人一样(5),但他没有将自己所坚信的强加在他们身上。他说,「我……确知深信,凡物本来没有不洁净的」(14)。他清楚表明自己的地位,但他加上:「你若以为一样东西不洁净,那么在你就是不洁净的,你若吃了,就是得罪你的良心。」保罗自己在对与错之间有敏锐的分辨,但他不愿专制,也不愿强调形式,所以地一直强调信徒与主的关系这基本的事。我们在任何不同的点上面对我们的弟兄时,总能说,「在我是……,但我不愿将我所坚信的强加在你身上。我必须『为主』而活,我对你唯一的愿望就是你『为主』而活。」今日教会中许多的分裂,乃是由于基督徒忽视罗马书十四章十四节的训谕。

         许多基督徒不仅藉争辩,更藉行动,大胆的教导别人。例如,有一位弟兄,良心非常软弱,他的良心不允许他吃肉,于是我就在他面前尽可能的吃肉。我想,我要教导他甚么是基督徒的自由!我不与他争辩,但我把肉放在这里,把肉放在那里,为要向他证明基督徒自由的性质。这里主的话不是说,「不可因你的争辩叫他败坏,」乃是说,「不可因你的食物叫他败坏」(15)──就是说,不可因实际的事物叫他败坏。所以我的弟兄和我若在看法上有所不同,我就该把那不同之处留在背后,不让他感觉得到。我必须不作甚么伤害他。为甚么?因为基督已经替他死了。

         在十六节,保罗承认我们吃肉是善的,但我们不可叫我们这善被人毁谤。毕竟,吃喝算甚么?

   我们顶多摸外面的事。这里的吃喝代表一切外面的事,而神的国是里面的(17)。我们必须强调事物属灵的一面,并非事物技术的一面。

         我们服事主并讨祂喜悦,是在公义、和平,并喜乐等事上,不是在吃喝的事上(18)。我们自己在对错之间必须分辨清楚,但我们绝不可使别人成为我们分辨的牺牲品。―― 倪柝声

 

【罗十四17「神的国,…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

         神的国既不在乎吃喝,我们就不必因吃喝轻看批评别人;神的国既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就让我们彼此接纳,彼此交通,以增进圣灵中的喜乐吧!――谢模善

         公义,是对自己;和平,是对别人;圣灵中的喜乐,是对神。信徒对自己要公义,要严格;对别人要和平,要宽恕;对神要在圣灵中喜乐。你何时顺从圣灵,活在圣灵里,何时在神面前就有喜乐。有喜乐,就证明你在神面前的生活是对的。

 

【罗十四22「人在自己以为可行的事上,能不自责,就有福了。」我们得救后,良心复苏过来,又有圣灵住在里面,稍有不妥,就会有责备的感觉。所以我们若能在一切言行上,不感自责、定罪,不觉可疑、不妥,就证明神已喜悦,也必蒙福。――《读经指引》

 

【罗十四22~23不出乎信心,就自责;自责还去行,就是犯了罪。―― 谢模善

 

【罗十四23「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

         人在神面前,凡事都应当凭信心而行,都应当因相信神而作。凡不是出于这样信心的,都是不相信神的,都是得罪神,所以也都是罪。

         这是我们基督徒生活的原则。这里所说的信和圣经其他地方所说的信不一样。别的地方所说的信,是指相信神的信;这里所说的信,是指着你相信自己错不错说的。『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意思就是说,你如果定你为罪,神比你的心大,怎么能定你为义呢?你的心定你为罪,所以你必定有罪。如果我们所作的是对的,神就给我们有信心,叫我们相信是对的。如果我们作得不对,我们就没有这个信心。

 

【罗十四章】使徒在本章论到吃荤吃素的问题,归纳起来,不外两面:不吃的人不可因自己的老观念而论断吃的人;吃的人也不可因自己的新认识而绊倒不吃的人。虽然这件事是有它的『真理』,使徒自己也很清楚,『凡物本来没有不洁净的』(14),但使徒在这里,既不为『真理』争辩,更不拘泥于外面的行动,他所求的,只是基督的实际――只要是神所收纳的就好(3),只要是为着主的就好(6),正如十七节所说,『神的国不在乎吃喝(外面的行动),只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里面的实际)。』若是我们为要固守『真理』的绝对,拘泥行动的正确,因而损伤了基督的实际――『因食物叫弟兄忧愁…叫他败坏』,『因食物毁坏神的工程』,『因食物叫人跌倒』,这反而是我们的『罪』了(1520)。所以我们看见,有一个东西,比对的『真理』更高,比正确的行动更高,那就是基督的实际;这才是神所最看重的。在此我们可以得到基督徒的生活和事奉一个最基本的原则。――《读经指引》

 

婝翑妀蟈諉

殿隙價飭諒吤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