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罗马书第一章

 

【罗一1『特派传神的福音』:慕迪(D.L. Moody)决定每天至少向一个人传福音,有一天事忙,到解衣睡眠时,才想起这一天还未向人传福音。慕迪重新穿上衣服,上街找到一个深夜靠在电线杆上的人,他走近这人向他传福音。那人怒气冲冲地打了他一拳,骂他说:『管你自己的事(Mind your own business)。』慕迪答道:『你是否得救正是我的事。』我们也当看向世人传福音乃是神要我们作的事。

 

  『耶稣基督的仆人』:一位父亲带着儿子在纽约逛街,经过摩天大楼,望见一个工人在修理顶楼。儿子问父亲:『为甚么这个人看起来那么小?』父亲还未吭声,这个小孩子便自问自答地说:『一个人爬得愈高,看起来愈小。』我们自己的大小与我们的灵命高低绝对成对比。事实也确是如此,我们愈接近主,也愈愿意多服事人。

 

【罗一3『从大卫后裔生的』:美国有一个白人名叫格里芬(Howard Griffin),在一九五九年故意用药物、太阳灯、染料将自己的肤色染黑成像一个黑人,藉以体验一下真正黑人的遭遇。他去美国南部各州走了一趟,结果受到各种非人的待遇:有的车子他不能坐,有的餐馆他不准进,他的旅馆他不能住,有的厕所他不准用;他遭受了不少的逼害、轻视、欺骗,这些都记载在他的《Black Like Me》的书中,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为了要救我们,无限的神成为有限的人,圣洁的神成了罪身的形状,永生的神成为替死的囚犯。

 

【罗一7『奉召作圣徒』:葛培理博士在英伦的布道会中,有一个小偷参与盛会,并且在坐同一行的一位绅士身上扒去一只钱包。这位绅士在葛培理呼召时,决定要走到台前信主。经过这个小偷座前请他让他走过去时,这个小偷也受了感动,站起来对这位绅士说:『我同你一起去。』同时将钱包还给绅士说:『请你原谅我,这是我从你身上扒窃的。』主的拯救在这个人的道德行为上起了立时的变化!

 

恩惠和平安不是来自财富:过去有一家庭移民来美国,起初因语言问题,夫妇作工赚钱,后来自己开餐馆。经济情形自然不同于前,但是夫妇二人天天吵架。有一天四个儿女跪在他们夫妇面前说:『爸、妈,从前我们没有钱时,是一个快乐的家庭;现在有了钱,你们俩天天吵架。这样我们宁可没有钱。』

 

【罗一12单纯的信心:一个母亲走过小儿子的睡房门前,看见他依床跪着祷告,但只听他在念英文的a,b,c等廿六个字母。第二天早餐时,母亲问他昨晚祷告时为何只念廿六个字母?小儿子说:『天父知道我心里要的是甚么,祂会把字母拼成字,再造成句子!』多么单纯的信心!真叫我们大人感觉惭愧,因为我们的知识往往成为我们怀疑的酵素。

 

【罗一14~15委身传扬福音的伟大成就:

     在北美维珍尼亚山脉的心脏地带,屹立着一座古旧的灰石礼拜堂。靠近这礼拜堂的墙旁,躺着以枪、斧头和诗歌去征服这旷野的先驱者。

     在礼拜堂正门的石块上,刻上了这样的字:『这礼拜堂是由一群敬畏神的居民建立的,以表达他们对我们主耶稣基督福音的爱。』

     这例证清楚地说明了向基督和祂福音委身的成就。但更大的成就,是把人的灵魂赢过来归主。灰石可能屹立数个世纪,最终也会倒下。但那些归到基督名下的人,能持续地在永琱见证神的恩典。

 

     传福音是基督徒无可回避的责任:美国里根总统执政时代,颁给一个十几岁的女孩一份特殊的荣誉奖状,因为她在火灾中把她的小弟弟救了出来,自己烧伤得面目全非。在救出弟弟而自己负伤时,她不住地说:『这是我的责任!这是我的责任!』

 

【罗一18农夫若破坏生产律,就没有收成;人若破坏建筑律,所建的房屋就会倒塌;人若破坏健康律,身体就会害病;何况人破坏神的律法,岂不更当被神定罪,在神的忿怒中受到应得的报应吗?

 

【罗一21人失迷了方向,不知为何而活:有人说的好:『今天我们好像一个受过严格训练的最佳射手,拥有最好的弦弓、最利的箭头。然而,不幸的是,当这位射手把弓弦拉满时,却不知往那里射!万事俱备,只欠箭靶,…一个没有价值标准、价值方向的现代社会也正是如此。难怪今日我们在行为上的危机也就日甚一日,难以挽救了!』

 

【罗一23我们若不愿意去接受这位真神,便会去创造自己的『神』。奥古斯丁说得对:『人心底里有一个「神放在那儿的真空处」,只有神自己能填满。』

     在保罗时代,异教徒敬拜偶像有两种方式:一,敬拜人的像和二,敬拜动物的像。在人类历史中,有很多把人奉为神的例证,由埃及的法老,尼布甲尼撒的像(但三1~7)和及后罗马帝国的西泽等。我们今天廿一世纪的人,看不起那些向人像下拜的人;然而我们还不是犯了同样的错误――将科学家、社会学家和其它以人为中心的哲理思想,当作神圣的启示般接受。

     当然,我们不会把动物奉为圣物,但我们会将自己降低至仅如动物求存的水平,并且安于这个地步。我们若忽视或否定了人类是『按着神形像』造的,只看自己为聪明的动物,以动物求存的水平去满足欲望,且没有关心到自己属灵的需要,那我们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参与了这类偶像的敬拜。

 

【罗一24~25这里可能指那些庙妓的行为,这样的事在旧约时代的外邦国家,保罗时代的希腊罗马世界的宗教,都非常盛行。在哥林多(保罗写这封信的城市),阿福罗狄蒂(希腊象征爱与美的女神)的庙中,有许多妓女,人们相信与这些妓女有性结合,会鼓励神与女神互相交配,因而使敬拜者的家庭和田地都昌盛。

 

婝翑妀蟈諉

殿隙價飭諒吤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