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罗马书第五章

 

【罗五1有的人看上帝完全是一个陌路人,完全不可接触的。韦尔斯(H. G. Well)在他的一本书中讲起一个故事。有一个司事务者,内心十分紧张,有精神分裂的危险。医生对他说,其唯一救治的方法,是在上帝的团契中,获得的平安。他说:『怎么!想在那里──天上,与我团契交往!我马上会想的这和用银河的水解我的渴,与天上的星星握手一样的不可能!』对他看来,上帝是完全无法找到的。旅行家福佩斯(Rosita Forbes)有一个晚上,寄身于一所中国乡村的庙宇里,因为找不到住宿的地方。在晚上,她醒来,月光从窗棂里斜照在菩萨的脸上,每一张脸都是怒目而视,好像憎恶世界上的人。

     只有当我们认识我们所信的上帝就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天父,我们的人生才能与上帝有亲密的交往。这种关系保罗叫它称义。

 

【罗五3他所用的忍耐,在希腊文是hupomoncHupomonc比忍耐有更深一层的意义。这意思是能够征服世界的精神;这意思并不是消极的承受,而是积极的战胜克服人生试练琢磨的精神。

当贝多芬遭受耳聋的袭击──这是音乐家最可怕的致命伤,他说:『我要握住人生的机会。』那就是hupomone{。当司各脱(Scott),因他的出版商破产,倾家荡产。他说:『没有人要对我说:可怜虫!我自己的右手要付所欠的债务。』那就是hupomone{。有一次有人对一个正在深忧里的勇敢的人说:『忧愁改变了人生的色彩。是不是?』他回答说:『是!不过我拣选自己的色彩!』那是hupomone{。享里(Henley)睡在爱丁堡病院中,一腿已经割去,接另一腿也必割去。他写出一首胜利之歌。

『黑夜笼罩我,
到处都是漆黑,
我向神献上感谢,
因为赐我不拆不挠的灵魂。』

那是hupomone{Hupomone{不是躺下,让洪水核蔽我身的精神,它乃是挺起胸膛,努力设法制服洪水的精神。

 

【罗五4『忍耐产生品格。』他用的品格(中文圣经译老练。)是希腊文的dokime{Dokime{这字是用于指金属已经经过了锻炼,把一切杂质提炼清楚。这字也用于货币,一似我们在英国货币用的sterling(英国货币保证所有标准纯度)。这说明合金中的杂质已经除去。当以忍耐去应付患难时,在战斗中一个人成为更坚强,更纯洁,更美好,更接近上帝。

常常忍耐之后,便产生了「老练」。不只是一两次能忍耐患难,且是已有多次经验的忍耐,在应付患难方面便熟练了。就像一个从未被人责骂过的少女,刚刚上任那天就被上司责骂,她可能回家大哭一顿,若是她多挨几次责骂,就不会哭了。但如果常常挨骂,那她不只不会哭,可能把它当作耳边风,满不在乎。「患难」在类似的情形下,锻炼我们的灵命,使我们变成更坚强、更成熟、更有能力胜过环境。

 

【罗五6~10士诺墩(Rita Snowden)讲到有关罗凌士(Colonel T. E. Lawrence)上校的一件事。在一九一五年,他与几个阿拉伯人经过沙漠。光景非常恶劣。食物既将食罄,水只剩最后的一滴。他们把头巾遮住他们的头部,以避御带来如火焰般炎热的风,风中满了刺痛人的飞沙。忽然有人说,『哲斯明(Jasmin)在那里?』另外有人说,『哲斯明是谁?』第三个人回答说,『那从马安(Maan)来的黄面孔人。他杀了一个土耳其的收税官,逃到沙漠里来。』第一个人说,『看呀,哲斯明的骆驼没有人骑。他的枪用带子缚在马鞍上,可是哲斯明不在那里。』第二个人说,『在行进中,有人用枪把他打死。』第三个人说,『他的头脑不太清楚,或许他迷失在沙漠的迷景中;他的身体不太健康,或许他昏过去了,从他的骆驼上掉下。』于是第一个人说,『不要管他。哲斯明不值一分钱。』于是那些阿拉伯人,一弯身跳上了他们的骆驼,骑在上面。罗凌士却回头,照原路上回去。孤单地,在炽热的天气里,在生命的危险中,他走回去。骑在骆驼背上,约摸一小时半以后,他看见在沙漠中有甚么东西似的。这就是哲斯明。受了暑热与口渴,眼睛看不见,也带一些热狂,哲斯明为沙漠所苦。罗凌士把他抱起,放在他的骆驼上,给他一些留下来珍贵的水,慢慢地艰难地归队。当他回到他们中间的时候,这班阿拉伯人惊奇的望。他们说,『这是哲斯明。哲斯明,不值分文的哲斯明,我们的主人,罗凌士,用他自己的生命把他救回。』这是一个比喻。基督受难,要拯救的,并不是好人;乃是罪人。基督受难,要抢救的,不是上帝的友好;乃是一般敌对上帝的人。

 

【罗五10~11救恩是一件持续不断的事――不单是在悔改那刻所起的变化,也是神在信徒今生不断的工作,且持续到永琲滿C

     许多信徒在日常生活中,不晓得因着在基督里的新生命而享有的益处,这是非常可惜的。过去,一位著名的圣经学者曾用一个叫『奶酪(芝士)、饼干基督徒』故事来说明这个事实。

     他说,多年前有个苏格兰人来到利物浦,准备乘船往美国去。在他数点过钱包中的银币后,决定要以最节俭的方法,来解决他在船上的日常两餐,以致在抵达美国后有较大的数目存用。因此在出发前,他先到一店铺买了些奶酪和饼干,作为拯个航程的食粮。

     可是清凉的海风令他倍感饥饿,加上潮湿的空气使他的饼干变软,奶酪变硬。一天,一个侍应托着一盘香气扑鼻的食物,经过他身旁。他抵受不了这些诱惑,便决定多花点钱,好好吃一餐。

     当侍应再次经过他的时候,这位苏格兰人问他在餐厅中吃晚餐的消费多少。侍应却问他有没有购买船票。当这人出示船票时,侍应便告诉他,一切餐费都已包括在船票之内。这可怜的人原来可省掉买饼干和奶酪的钱,又可每天尝到餐厅的食物。

     今天,不少信徒就是过着『饼干和奶酪』般的生活。他们虽然靠神的恩典得到救恩,但在每天生活中,却没有享用基督里属于他们的后福。何等可怜﹗靠着在基督里的新生命,平安喜乐、与神相和、公义和很多其它的福气,都是我们随手可得。让我们去得着自己已拥有的吧﹗

 

【罗五12~14在我们阅读这段经文时,可以从两个基本的犹太的概念,帮助我们获得光照。

(一)是团结的概念。犹太人永远不会想他自己是一个人:他总是想他自己是一氏族,一家族,一国的一份子;脱离了社会,他没有实际的存在。就是在今天,有的说在澳洲有一种土人,当问他叫甚么名字的时候,他回答的不是他自己的名字,而是他部落的名字。他并不想自己的个人,他想自己为部落的一员。这种事最清楚的例子是原始民族,两族间的斗争。假使一个种族里的人为另一种族的人杀死,被害者的那一族有责任向另一族报仇。这战斗并非是二人间的口角,乃是二族间的争战。这是被侮辱的种族向另一种族报仇。

在旧约里有一个像这样的一个生动的例子。这是记载在約书亞记第七章里亚干犯罪的故事。在围攻耶利哥城时,亚干违反上帝毁灭一切掳物的命令,把有些东西私藏起来。亚干犯了罪。下一个进攻的地方是艾城。这城按理说起来,不会有甚么困难。不过结果却大败而归。为甚么?因为亚干犯罪。因为亚干犯罪,整个民族都烙上了罪人的印记,受上帝的刑罚。亚干的罪不是他一人的罪,乃是全民族的罪。民族并非个人聚集在一起;民族乃是坚固的一体。个人所做的,就是全民族所做的。当亚干认罪,及被发现以后,受罚的不只亚干一人,整个家族都遭毁灭。注意,亚干并非单独的,自己负责的个人;他是为坚固一体不可分的人民的一员。

保罗就是这样看亚当。亚当不是一个个人。亚当是全人类中的一员。

 

婝翑妀蟈諉

殿隙價飭諒吤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