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罗马书第六章

 

【罗六2这里的『在罪上死了』和弗二1的『死在过犯罪恶中』不同。死在罪中的意思,就是说,我这个人在罪里头像死了的,凡是罪恶我都喜欢。好比爱吸鸦片的人,一天到晚都是吸鸦片,并且所想的也都是关于鸦片的。这样的一个人,我们就说,他死在鸦片里头了。在罪上死的意思,就是说,我这个人与罪断了关系,罪不能引诱我了,因我已经死了。好比从前爱吸鸦片的人,后来不喜欢吸,他对于鸦片,好像是个死人,鸦片不能再试探他了。

    罪的捆绑既是因生而开始,那么罪的释放惟有借着死而引进。这正是神为我们豫备的脱离罪的方法。得释放的秘诀就是死。所以说,『我们在罪上死了』。

 

【罗六2~4我们如何得知能从罪中蒙拯救呢?我们的『旧人』是如何钉十字架呢?秘诀还是不在于行,乃在于坐;不在于作甚么,乃在于安息在所完成的事实上。『我们向罪死了』,我们『已经受浸…归入祂的死』,『我们已经与祂一同埋葬』。所有这些叙述都是过去式的。因为两千年前主耶稣在耶路撒冷城外被钉十字架,而我是和祂一同被钉的。这是个伟大的历史事实。藉此祂的经历现在已经成为我的属灵历史,神能说我已经『和祂』得着每一件事。

 

【罗六3「岂不知我们这受浸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浸归入祂的死么?」

    这句话是回头看,不是往前看。这里是在受浸之后说的,是给所有受过浸的人看受浸是甚么意义的。受浸就是说你相信你已经死了,所以请人把你埋在水里。如果你没有死,就不能抬去埋。罗六章是注重死和埋葬。

    报上曾有一个新闻,标题是:『一个人,三条命』。内容说到一个孕妇被人杀死了,以后查出来,所怀的是双胞胎。那两个孩子是在母亲的里面,母亲被杀死,他们也就死了。同样,今天我们是在基督里,所以当基督死的时候,我们在基督里也死了。

    「受浸归入基督耶稣,」一个人信,怎样是与基督联合,有分于祂(约三16),一个人受浸,也照样是与基督联合,有分于祂。

    我们受浸,不只是浸入水,并且是浸到基督里去。照本节末句说:『受浸归入祂的死』,就水是指着死说的。照这节头一句:『岂不知我们这受浸归入基督耶稣的人』,就水也是指着基督说的。你受浸时,怎样浸在水里,也怎样浸在基督里。比方:把一个铜子,放在一瓶硫酸里,铜元一化,你就不能看见铜元了。你受浸入基督里,就是化在基督里,你变成了祂。这就是信心。

    「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祂的死么?」换一句话说,每一受了浸、得了救的人,这个人就是在罪上死了的人。――《得胜的生命》

  

蒙拯救脱离罪的生命的路,并不在于我们杀死自己,乃在于承认神已经在基督里对付了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在祂里面,拯救的方法才有功效。

有一种游戏把参加的人分作两队,中间划一道界限和一定限度的距离,两方面的人都要在所划的界限内设法用手碰到对方的身体,一碰到了,那个人就得归入胜利的一方,算为他们的人,直到把对方其余的人都并过来。这种游戏的名字叫做「永不失败」。因为无论谁一被人碰到身体,他就失败,但他一失败就立刻归入胜利的一方,成为胜方的人。

   我们归入基督的死也是这样,我们原本是在掌死权的魔鬼手下,但一经基督钉痕的手摸着我们,我们就立刻归入祂的胜利里,成为那一边的人。这样,我们这已经归入主一边的人,怎能仍站在罪一边,仍在罪中活着呢?「断乎不可」

 

【罗六3~4「受浸归入祂的死;借着受浸归入,死和祂一同埋葬。」

    受浸在消极方面,就是叫我们归入基督的死与葬,使我们脱离自己、罪恶和世界,脱离一切属于旧造,属于撒但,并属于神之外的东西。

    罗六3~4是注重死和埋葬,虽然也题起复活,但不像西二12那样注重埋葬和复活。这里是在受浸之后,回头看受浸的意义给所有受过浸的人看的。受浸乃是说,因着你相信你已经死的缘故,所以请人把你埋在水里。

    从前,在报上看见一个纪事标题是:『一个人,三条命』。事实的内容是说,一个孕妇给人杀死了。死了之后,才找出来所怀的是双胞胎。所以报上就登着说,一个人,三条命。主耶稣是一个人千万条命的人。同死的根据,是在基督里。我们是在基督里的;基督死的时候,我们在基督里也死了。一个人死了,所以众人就都死了。

 

当一个外邦人加入犹太教时,他必须做三件事──献祭,割礼,及洗礼。外邦人以洗礼加入犹太人的信仰。其礼仪如下。受洗的人,剪去他的指甲头发;完全除去衣服;洗礼的盆里至少要有四十细亚,约合四百八十四.八公升的水。身体每一部份必须触及水。当他在水中时,他必须在洗礼的三位教父前宣告他的信仰,聆听教诲,接受祝福。这时洗礼发生效用,使他完全重生;这人是一个新人;他重新再生。他被称为初生的婴孩──只有一天的婴孩。他一切的罪都免除了,因为上帝不能责罚生前所犯的罪。这种完全的转变可以从下面一件事见到。某些拉比主张受洗以后他所生的第一个儿女为首生的,即使在他受洗以前已有了儿女。在理论上──虽然在事实上,没有这样做过──受洗的人是完全的新人,脱离了旧的关系,他甚至可以娶他自己易引起争辩的近亲,做他的妻子。他不只是一个改变的人,他是一个新人,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任何犹太人都会完全了解保罗所说的一个受洗的人是一个完全的新人。

 

中日战争的时候,有人逃兵役,找人顶替。某人的替身已战死,第二次再遇征兵,他宣告某人已战死,于是他不再在征兵条例的权力之下。但什么时候他否认他已战死,征兵法例便立即对他生效。

旧约以色列人在十二支派中设了六座逃城。凡误杀人的可以住入逃城,躲避报血仇的前来追杀,但住逃城的人若离开逃城,报血仇的人就可以杀他(书20章全)。逃城是基督的预表,我们天天活在基督里,罪在我们身上就失去权势。反之,我们若活在旧生命里,就是把自己放在罪的权势之下。

 

【罗六11我们以自己是个死人去响应引诱,就是向罪……看自己是死的。有一天,奥古斯丁走路时,有个妇人上前向他搭讪;她原来是奥古斯丁未信主时的情妇。于是他别过头去,急步离开。她却在背后喊:「奥古斯丁,是我啊!是我啊!」他加快脚步,从肩头向后高声说:「是,我知道。但这不是从前的我了!」意思是,他向罪……是死的,而向神……是活的。已死的人,与不道德、虚谎、欺诈、说闲话,或任何其他罪,都没有关系了。

 

【罗六13「要像从死里复活的人,将自己献给神。」

    一天晚上,我去听一篇将自己献给神的讲道。这篇道理对我并没有特别的帮助,不过当讲道者跪下来祷告的时候,他说:「哦,主啊,我们感谢你,因为我们可以信托那替我们死的救主。」这一句话抓住了我。我站起来就向火车站走,要乘火车回家去。在街上行走的时候,我想到,将自己献给神,也许会影响我一生的事业,我就畏惧。那时候,车马喧嚷中来了那个信息:「你可以信托那替你死的救主。」

    坐上火车,我想到,将自己献给神,也许会遭遇到牺牲、失望,我又畏惧。

    到了家中,进了我自己的房间,一跪下来,我就看见我已往的失败。我虽然作了一个基督徒、一个教会中的执事、一个主日学校的校长,但是我却未曾将自己献给神。

    那时候,我又想到,将自己献给神,也许要挫折我心爱的计划,消灭我将来的希望,放弃所选择的职业,我又畏惧。

    我看不见神要给我的那些更美好的东西,所以我的心一直在畏惧。最后,那敏锐的信息,带着责备的口吻,很快的临到了我心的最深处:

    「我的孩子,你可以信托那替你死的救主。如果你不能信托祂,那你能信托谁呢?」

    这句话替我解决了一切,因为在转瞬间,我就看见了:那爱我甚至替我死的救主,是绝对可以信托的,祂对于祂所拯救的人,是负全责的。

    朋友,你可以信托那替你死的救主。你可以信托祂,如果不是应当挫折的计划,祂绝不会去挫折,祂所作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着神的荣耀和你的幸福。你可以信托祂,祂将引领你行走那对你最合适的道路。─ 麦克康该

   「要像从死里复活的人,将自己献给神。」我们所献给主的,不是我们原来的旧人,乃是我们在基督里复活的新人。

    「将肢体作义的器具献给神。」我们不只要拢统的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罗十二1),并且要详细的将肢体献给神,作义的器具。我们要借着奉献将所有的肢体从罪和世界收回,归给神用,或作义的事,或作事奉神的事,在我们的肢体上,也就是身体上,荣耀神。

       两个奉献:一是奉献『自己』,一是奉献肢体。十二节的二个不要是消极的,本节的二个奉献是积极的。奉献自己就是奉献全身,将自己的全身用意志完全奉献给神,让神作一切的主。奉献肢体,就是将一肢一体奉献给神来行义。这些的奉献都要在复活的境地里,根据主的复活,将自己献给神,使用自己的肢体在积极方面来行义。相信自己是与主一同复活的。在积极里的奉献,乃是胜过身体最紧要的一步工夫。积极的进前,保守消极的退后。

         「不要将你们的肢体献给罪作不义的器具。」澳大利亚有一位弟兄,把自己完全奉献给主了。有一次在火车上,有几个朋友要打牌,三缺一,就要他加入。他回答朋友说,对不起,因我是没有手的人。这双手不是我自己的,乃是别人的,不过摆在我身上,所以我不敢用。――《得胜的生命》

 

【要把肢体献给神不要献给罪】某基督徒大学生在宿舍的墙壁上,贴满了淫亵的画片。一天,他母亲突然到访,看到了这些画片。她没有作声。回家后,她买了一幅耶稣基督钉十字架的图片,并将它镶在漂亮的镜框中,然后寄去给儿子。

         当她第二次探望儿子时,那些淫秽的图片不见了,只有救主的画像单独地留在墙上。她的儿子发现旧日的那些图片跟新画片是不能共存的。他知道自己须要决定,将眼目和思想交给罪还是交给主。结果他选上了主。

         这是成圣的途径。借着信靠基督,我们不再需要向试探让步。我们有自由向祂献上自己和自己的肢体,以致得胜罪恶能成为日常的经验。

 

当时奴仆的地位。当我们用今天的想法去思想仆人的称呼时,他同意把一部份的时间为他的主人工作,并且接受当得的工资。在同意的时间里,他接受主人任意指挥和命令。但不在这同意的时间里,他可以有自由做他自己要做的事。我们看见,在工作的时间内,他完全属于主,此外便属于自己。这样,一个人可能白昼在店铺里做一个售货员,在晚上又在一个弦乐队里演奏小提琴。不过,在保罗的时代里,奴仆的地位相差很大。他可以说得没有一些时间是用于自己的。没有一些时间他是自由的。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属于他主人的。他绝对的为主人所独有,在他人生中没有一刻可以做些随他自己意思的事。在保罗的时代,一个奴仆永不能做他自己要做的事;他不能同时事奉两个主,因为他为一个主人所独占。那是在保罗心目中的图画。他说:『有一个时期,你是罪的奴仆。罪独占了你。在那个时期,你只能犯罪,不能讲其他。不过现在,你以上帝为你的主人。上帝独占了你。现在你不能再讲犯罪;你必须不讲甚么,只讲圣洁。』

 

【罗六16~19保罗把旧的生活与新的生活划分为两个清楚明晰的分野。旧的生活的特点是不清洁,没有律法。外邦的世界是一个不清楚的世界。外邦的世界不知道贞洁的意义。犹士丁有一个可怖的嘲弄,请到婴孩的遗弃。在罗马,不要的婴孩,尤其是女性,就把他们抛弃。每晚在巿场公共地方总有好几个弃婴。他们被开妓馆的恶汉拾起收养,待她们长大,可做妓女的时候,就为妓馆接客。因此犹士丁对外邦的非信徒,告诉他们说,在他们不道德的生活中,往一个城市里的妓院,很有可能和他自己的女儿发生性的关系。这是外邦人生活的状况。

 

【罗六19「我因你们肉体的软弱,就照人的常话对你们说,你们从前怎样将肢体献给不洁和不法作奴仆,以至于不法,现今也要照样将肢体献给义作奴仆,以至于成圣。」

         一位中国籍的主内弟兄,有一次在火车上旅行,发觉与三位不信的乘客在一个车厢内。为着打发时间,那三位不信的人提议玩纸牌,但需要多一个人才能凑成游戏。于是他们邀请那位基督徒参加,他却回答说:「非常抱歉,要扫你们的兴,我不能与你们一起玩,因为我没有带自己的手。」那三个人十分惊异,问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答道:「这一双手不是属于我的了。」接着他解释主耶稣如何拯救了他,现在他生命的所有权是如何已转移交给主。保罗说:「将肢体作义的器具献给神。」(罗613)这位弟兄认为他身体上的肢体,完全是属于主的,这就是圣洁的实行。――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罗六21~22人种的是甚么,收的也是甚么(加六7)

         有这样一个故事:中古时代,一个铁匠夸耀自己能折断任何铁链(除非那是他自己铸造的)。一天,他的行动触怒了他所服侍的贵冑,因而被定罪,关在地下监牢中。他心想一定会很快得着自由,因为他能断开一切锁炼。当他被捆锁后,他开始找寻铁链连接处的裂缝。最后,他发现了炼上有他自己的徽好,原来那铁链是他铸造的。如今,他知道自己会牢牢地被锁着,因为,他无法断开自己制造的铁链﹗

         在生命的历程中,我们也不断为自己制造罪的锁炼。这些锁炼终必将我们带到死亡,永远与神隔绝。除非我们接受神藉耶稣基督所赐的永生。这是今生得自由,来世得荣耀的途径。

 

婝翑妀蟈諉

殿隙價飭諒吤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