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罗马书第七章

 

【罗七2~4这里是把神的儿女比作妇人。每一基督徒,对于享受基督的丰富,是一个妇人。一个妇人,就是说,她有丈夫,她有倚靠。一个妇人,是能从她丈夫得着一切的供给。我们与基督的关系,是一个妇人与丈夫的关系。我们一切的需要,都要从祂得着供给。世上有一普通的公例,就是一个女子一出嫁,她就立即能用她丈夫的姓名。许多的基督徒,没有看见这一个宝贝――『奉我的名』。奉我的名这一句里,不知有多少福气。奉我的名求甚么就必得着甚么。凡是祂的都是我们的。对于基督的丰富,我们乃是个妇人。―― 倪柝声

 

【罗七4有一个旧约例证,可以帮助我们清楚这一点。将圣所与至圣所隔开的幔子,上面绣佔媿f(出廿六31;代下三14)。照以西结书一章十节和十章十四节给我们看见,媿f的脸其中有一个人的脸,代表人是整个天然受造之物(诗八4~8)的头。在旧约时代,神住在幔子内,人住在幔子外。人可以看见幔子,却看不到里面。那个幔子象征我们主的肉身(来十20)。所以在福音书里面,人只能看见我们的主外面的形状;除了神的启示以外(太十六16~17),他们看不见住在主里面的神。但是主耶稣死了,神把圣殿里面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太廿七51),让人可以看到至圣所。因此自从主耶稣死后,神不再将自己隐藏在幔内,却设法把祂自己启示出来(林前二7~10)

            现在我们要问,当幔子裂开的时候,媿f怎么样呢?不错,神只撕裂幔子,但是媿f在幔子上,与幔子成为一体,因为他们是绣在幔子的上面。所以不可能幔子被撕裂了,而媿f却仍然保持完整。当幔子裂开的时候,媿f也一同裂开了。在神的眼中,主耶稣死了,所有受造的活物也都死了。「我的弟兄们,这样说来,你们藉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那个女人的丈夫也许很健康,很强壮,但是如果她死了,他虽然可以照他所喜欢的,对她作许多要求,然而那对于她却毫无影响。死已经使她脱离了她丈夫的一切要求。当主耶稣死的时候,我们是在祂的里面,祂那包罗万有的死,使我们永远脱离了律法。但是我们的主并不留在坟墓里。第三天祂又复活了;因为我们仍然在祂里面,所以我们也复活了。主耶稣的身体不只说出祂的死,也说出祂的复活,因为祂的复活是一个身体的复活。因此,「藉基督的身体」,我们不只「向律法死」,并且「向神活」。

 

【罗七5因律法而生的恶欲,也有恶欲因律法反而被挑动起来的意思。比如:客听中陈设着一个贵重的花瓶,自从孩子们的母亲吩咐他们不许打破那花瓶之后,孩子反而一直想去摸那花瓶,终于把花瓶打破了。不是母亲的吩咐把花瓶打破了,乃是孩子们的好奇心把花瓶打破了,但孩子们的好奇心却是因母亲的吩咐而挑动起来的。我们里面也有各种恶欲,本来就是爱犯罪的,但律法既然没有给人胜过恶欲的能力,那么律法的吩咐,反而使人里面的恶欲被触动起来,要试着去冒犯,所以保罗说「因律法而生的恶欲」

 

【罗七7律法使人知罪:

         发明了汽车的初期,根本没有时诉限制,因为路上车辆稀疏,路面崎岖,大部分的发动机未能以太大的马力去推动车子。然而,随着年日过去,情况改变了。汽车制造普及了,道路的建设也较完善,汽车的马力也随着加大,时诉的限制亦开始执行了。

         一位驾驶者驾着汽车离开自己居住的市镇(没有车诉限制的地方),向着一个城市进发。驶到城市边界时,他发现路旁放置了交通标志,上面写着:时速56公里(35)。因为自由受到限制,驾车的人感到烦恼,于是立刻将车子加速。

         这样跑了好几公里,他看到另一个警告牌,与先前的一样,只是上面加上了这样的字句:路上有警车巡逻,法律要严厉执行。最初他慢下来,但内心那股反叛的情绪更加激动,他于是蓄意超越了时速限制。他一方面怕被拘捕,另一方面又对这似乎无理的限制感到不满,因此情绪反复不定,车速也随着时快时慢。

         这例子说明法律在人们心中引致的影响。律法能将一直在人们内心潜伏着的反叛情绪撩动起来,而我们的倾向是,不惜代价地要与一切规则和限制对峙,我们要独立自主,不愿受它们干预。基督徒若要过得胜生活,一定要超越个人反叛的性向,并接纳基督和祂在我们身上的旨意,作为我们生命的『时速限制』。

 

律法创造罪,意思就是律法说明罪。一条街道上,一辆汽车,可以任意选择方向开行。经过了一段时间后,那条街变成单程车路。此后如果犯了法例,朝禁止的方向开车,便破坏了律法。这新的条例,创立了一种新的错误。律法叫人明白这是甚么,创立了罪。

 

抽烟的人可能本来忘了要吸,但一看到「禁止吸烟」的牌子,烟瘾就发作了。

 

【罗七8抽烟的人可能本来忘了要吸,但一看到「禁止吸烟」的牌子,烟瘾就发作了。

 

然而罪趁机会,就藉诫命叫诸般的贪心在我里头发动。当律法禁止诸般的贪心时,人败坏的本性就前所未有地被挑动起来,引发贪得无厌的欲念。譬如,律法这样说:「不可放纵情欲幻想来自乐。不可活在肉欲的幻想世界里。」律法禁止污秽、卑下、挑起色情的思念。但很不幸,律法并没有赋予能力去胜过罪恶。结果是那些在律法之下的人,他们的思想竟前所未有地陷入色情污秽之中。他们知道,但凡律法禁止的,那败坏的本性就更希望去犯上。「偷来的水是甜的,暗吃的饼是好的。」(箴九17

  相对来说,没有律法罪是死的。罪性就像一头睡的狗。当律法前来说「不可」时,这头狗便醒过来,横冲直撞,不顾一切。

 

【罗七8~11在律法产生罪的事上,有一件更重要的意义。在人生中有一件奇异的事实,被禁止的事具有特殊的吸引力。犹太的拉比和思想家们看到在伊甸园里人内心的倾向。亚当最初住在天真无邪的状态中;他可以享受一切,不过不准他接触禁树;蛇来了,狡狯的把这一件禁令转变成一个试探。这棵被禁的树变成内心希求的树;因此亚当受了禁果的诱惑犯罪;结果死亡。

斐罗(Philo)用引喻的方法解释这整个的故事。代表快感;夏娃代表感官;快感,常常是这样,要获得被禁止的东西,并且从感官手。亚当代表理智;因被禁止的东西,在感官上手工作,理智被领到邪路上,死亡就来了。

奥古斯丁(Augustine)在他的忏悔录里,有一段著名的文章,请到被禁东西的吸引力:『在我们葡萄园附近,有一棵梨树,长满了梨。在一个风暴之夜,我们一班流氓型的青年出发偷抢,带了我们的胜利品离开。我们带走了一大堆的梨──不是为自己要吃。我们只吃了一些,欣赏禁果的快感,把所余的一切都投给猪吃。梨的滋味还不错,不过我内心所要的并不是梨,因为在我家里有好多比这更好的梨。我的偷取梨只是要做一个贼。我所得到的是一席罪恶的筵席,我心里充满了快感。我为甚么喜爱偷窈?是否是因为我,一个规例的囚徒,藉自己的软弱无能,作出犯禁的事,从获得的假自由中,得到反抗律法的快感?……_的欲念简简单单是从禁止偷窈所引起的。』

把一件事放在禁止的事物中,把一个地方放在禁区之内,即刻令人迷。这样的话,律法产生了罪。

 

【罗七14「我们原晓得律法是属灵的,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

         如果你有一个很笨拙的仆人,只要他坐着不动,那么他的笨拙就难得显明出来。他若整日不做一点事情,当然这样他对你是没有什么用处,但也不致有什么害处。如果你对他说:「起来做些事吧!不要整天坐在那里,虚耗宝贵的时光!」这样,麻烦就开始发生了!当他一起来时,他就把坐椅撞倒,走了几步,又绊跌在一个脚凳上!然后他拿了几个珍贵的碟子,又很快的把碟子全跌碎了!你在他身上如果没有什么要求,那他的笨拙还不容易显出来。但当你吩咐他做一些事情时,他的笨拙立刻就表现出来了。同样的,神的律法对于我们也是如此。律法的要求是对的,但我们这个人不对!因为我们在本性上彻头彻尾是个罪人,不过没有律法的设立,我们就一直不发觉自己是罪人。当神尚未向我们有什么要求时,那么,一切仍可维持水波不兴,平安无事的光景。可是当神在我们身上有了些微要求时,我们那罪性的败坏,就有机会来一次盛大展览了!「叫罪因着诫命更显出是恶极了!」(罗713――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罗七19许多的基督徒,他们生活的力量,都是在乎他的意志,都是凭着他的意志来维持着。抓住自己,是人靠着意志生活的一个大的标记。作基督徒吃饭、走路、谈话要小心。一天到晚把自己揪得顶紧,很费力。这是他自己在那里逼着自己作基督徒。这样行,好像是要叫水往上流。你是中国人,自然而然的就说中国话,你不必立志。你不是那一个,你要拉着自己去作那一个,这就叫作靠意志生活。所有用意志的力量来作基督徒的人,只有两个可能:第一,这个人从来没有重生,他是在那里冒充基督徒;第二,他虽已重生了,但他不相信神给他的生命;他是有生命的,但是他没有靠这一个生命活着。神的生命在许多人身上所以显不出它的大能大力来,若不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得着生命,就是因为他信得不完全。―― 倪柝声

 

【罗七21~24保罗在这里找出了失败的原因。前面的愿意和立志不成功的原因,乃是因为罪是一个律。罪不止是一种势力,不止是一种能力,罪还是一个律。人要用意志来对付律,是作不来,办不到的事。意志,是人里面的力量;律,是一个天然的力量,例如地心吸力的律。律的意思是说都是这样的,不是偶然碰巧的。律就是说,一直如此,没有例外。天然的力量和人意志的力量是相对的;人的力量没有法子胜过天然的力量。大概在起初的时候,都是意志得胜;结果的时候,都是律得胜。手托住圣经,最多只能托几个钟头,最后还是要掉下来。我的手会累,地心吸力不会累。我们若能看见意志没有法子胜过律,才有转机。这是一个大发现,一个大启示。自然胜过人,人胜不过自然。(中国人所谓的『人定胜天』,不能用在胜罪的事上。)我们要看见说,罪不是一个行为,乃是一个律。罪的得胜是一个律,我们的失败也是一个律。―― 倪柝声

 

【罗七23人无法守全律法:

         有人能守神的全律法吗?很多年前,美国费城刊登了一则从一个西部城市拍来的电讯节录:

         『完全人出现了…』某某先生在法庭当见证人时,他说:『我不抽烟,不嚼烟叶,不喝酒也不发假誓。我从来没有破坏法庭道德法律或神的律法。』

         『那你是在宣告自己是个完全人吗?』辩护律师问。

         『我是,因为人可能作的,我都办到了。』他回答说。

         这则短闻具有讽刺的娱乐性和启示性。

         无论这人如何真诚地自认完全,他也自觉有不足之处。『人可能作的』暗示了他承认最完全的人与完全的标准仍有距离。

         不是『接近完全』,乃是『绝对完全』才能满足公义、圣洁之神的要求。没有人能靠己力达到这标准。无论一个人怎样良善,仍要批上主耶稣基督的完全,才能符合神的标准。

 

【罗七25「罪的律」。一个律,就是一个自然的能力,并且是自然的在那里发生效用。比方地心的吸力,乃是一个律,它自然的在那里将空中的东西吸到地面。住在我们里面的罪,就是有这样自然的能力,并且是自然的在那里叫我们犯罪。所以因着有这个罪的律在我们里面,我们犯罪就是顶自然的,一点不必用力气。

            有一次,我在中国与二十几个弟兄住在一起,在我们所住的地方,没有足够的洗澡设备,所以我们每天到河里去洗澡。有一次,一位弟兄的腿抽筋,我忽然看见他很快就要沉下去,所以我向一个擅长游泳的弟兄打手势,要他赶快去救他。但是使我非常惊讶的是,那位弟兄竟然一动也不动。我急到不得了,大声喊叫说:「你没有看见他快要淹死了吗?」其他弟兄也都像我一样的激动,向他大声呼叫。但是那位善泳的弟兄还是不动。他非常镇定,也很注意,仍然站在他原来的地方,显然是在拖延这不受欢迎的任务。同时那个可怜行将淹死的弟兄,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他的力量越来越衰竭。我在心里说:「这个人真可恨!他眼见一个弟兄就要淹死,竟不去救!」

            然而正当那个人真的沉下去的时候,那个善泳的弟兄很快的几下就游到他的身边,他们两个都平安的上了岸。当我有机会对他表示一点我的意见的时候,我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基督徒,像你这样爱惜自己的生命。试想一想,如果你少顾自己一点,多顾他一点,你岂不就救他免受这许多苦!」但是那位擅长游泳的弟兄,对于这件事比我知道得更清楚,他说:「如果我早一步去,他会死命的抓我不放,那么我们两个就都沉下去了。一个将要淹死的人,在他筋疲力竭到再没有丝毫的力量自救之前,是不能去救的。」

        现在你明白了吗?当我们把事情放弃的时候,神才拿起。祂一直要等到我们的力量到了尽头,自己再不能作甚么的时候,祂才来作。

 

婝翑妀蟈諉

殿隙價飭諒吤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