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罗马书第十一章

 

【罗十一5    以色列人中仍有一些余数会对福音作出响应:亲岑多夫公爵(Count Zinzendorf)是十八世纪摩利维教会的创办人。一个早上,他遇见一位犹太拉比(老师)亚伯拉罕。公爵伸出他的手与拉比招呼说;『白发是荣耀的冠冕,我从你的头发和你的眼神看见你心灵和生命中丰富的经验。让我们奉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之神的名成为朋友吧。』

     这位年老的拉比从没有遇过一位这样向他说话的基督徒。一般基督徒总是对他说:『犹太人,走开﹗』但这一刻,他感到非常惊讶,以致他的嘴唇颤抖,声音沙哑,眼泪从他的面颊流到胡子上。

     『老先生不用难过,我们是彼此了解的。』从此,他们成了好朋友。

     一天黎明时分,两人相约散步。亚伯拉罕说:『我心盼望黎明。我知我在寻找一些东西,可是又不知在寻找甚么。我好像一个被追逐的人,然而,除了那在我心里罪恶的老我外,又看不见甚么人。』亲岑多夫公爵就在那时与这位拉比分享基督的福音。

     当这位老人饮泣地擦着双手时,他们正沿着靠近一寂静礼拜堂的小径往山上走。就在那一刻,太阳的光正照在礼拜堂尖顶的金色十字架上。『看看那边,』公爵说,『这是从天赐给你的记号﹗相信那位为你流血的主,祂叫神怜悯的计划得以成全,你可以从罪中得释放,并在祂里面得着全部的救恩。』

     天上的光充满他的心灵,以致亚伯拉罕说:『就这样决定吧﹗』

     倘若我们能忍耐地以爱心向犹太人作见证,并恳请他们到弥赛亚面前,那么,神拣选的子民仍有余数会回应福音的。

 

【罗十一11这里所谓的「激动」,就如一个住在新兴国家里的人,他们原本有权利可以申请公民权,却因犹疑不信放弃了他的权利,到后来发现许多人正尽力设法申请他所放弃的公民权,于是他深深懊悔自己的轻忽,想要重新得回他的公民权。以色列人失去了神国「公民权」的情形正是这样。神允许以色列人暂时被弃,好使他们看见别人蒙恩之后,日后必为他们所扎的人悲哀懊悔(亚12:10),而仰望他们先前所拒绝的救主。

 

【罗十一13~14有一个兵丁在战争中受伤。一位教士爬出来,尽力的帮助他。其它的军队后退时,他留在那里,和他作伴。在白天炽热天气里,他把自己水壶里的水给他饮,自己却愿承受口渴。到了晚上,寒霜下降,他把自己的外衣盖在伤者的身上,最后把更多的衣服把他包起,以免寒冷。最后这伤者抬头望那教士说,『教士,你是一个基督徒?』那教士回答说,『是的,我尽力的想做成一个基督徒。』那受伤者说,『如果基督教能使人帮助另外一人,像你帮助我一样,请把基督教告诉我,这正是我的需要。』基督教的行动能激动人仰慕其信仰,它能够产生像那样的一种生活。

 

【罗十一20~23保罗恐怕犹太人偏恨外邦人而引发外邦人偏恨犹太人;这样,外邦信徒内里便会潜伏着反犹太主义,忘记了圣经是藉犹太人而来,并且主耶稣自己也是个犹太人。

     若干年前,一名富有的会友招待一位牧师。正交谈的时候,主人说:『我十分厌恶犹太人,甚至我家里不会存一些有犹太色彩的东西。』

     客人安静地站起来,从桌上拿起一本钉装精美的圣经,又从书架上取了一本新约圣经,并把它们放在壁炉前。然后,他从墙上除下一些油画――一幅是保罗在雅典讲道;另一幅是主耶稣被钉十字架。

     这位吃惊的主人喊叫说:『你在干甚么?

     牧师回答说:『你刚才不是说过不喜欢有任何犹太色彩的东西留在家里吗?我只是开始为你扫除房子内这些犹太东西罢了﹗我可以把它们都扔入火炉吗?

     『不﹗不﹗』会友大叫说:『求神宽恕我。我从没有从这角度想过,没有发觉自己欠犹太人这许多东西。』

 

【罗十一30~32有一个晚上,一个女孩站在窗边。那时巨风以极大的速度狂吹。她说,『今晚的巨风必然脱离了上帝的掌握。』对保罗看来,这样的事必永远不会发生。没有一件事会越出上帝的管制;每一件事都要完成祂的目的。

 

神的作为决不会因人的软弱失败,以致破坏祂的原来计划,像一列火车误了钟点,其余班车也都受影响那样。

 

【罗十一32神对待人类的方法一直是是『将众人都圈在不顺服之中』。这并不是因为祂要将人送到地狱去,而是要将人驱入信心之门,以致祂能『怜恤众人』。

     在法国拿破仑统治时代,有一个年轻人,因触犯法纪,在当时的法律制度下要判处死刑。这年轻人的母亲获准在王面前求情。拿破仑说,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犯罪,按公义他须要被判死刑。

     『我不是求公义,』母亲回答说,『我是求怜悯。』

     『但他不配得怜悯。』王说。

     『陛下,』母亲喊着说:『若是他配得的,就不是怜悯,我只是求怜悯。』

     『好,我就赐怜悯吧﹗』拿破仑说。

     如此,这年轻人得着赦免。

     若按着功过受审,我们每一个人都会被定罪,受永远与神隔绝的刑罚。然而,神怜悯了我们。

 

婝翑妀蟈諉

殿隙價飭諒吤冪